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当古诗中的地名换今称,是什么特效?

南瓜学堂2019-04-14 13:31:16


最近,一份《悲催的城市改名》名单在网络上流行,文中列出了很多城市名被改得面目全非,一时引发了网友们的共鸣,吐槽者甚多。众多网友纷纷感慨“没文化”真可怕,很多地方“今名”没有“古名”好听、“越来越土”。


一、忍无可忍级


汝南——驻马店(公认为最坑爹的一个,没有之一!)要知道这可是“四世三公”的袁绍的故乡。再想象一下如果当年周易大战,周公子冒出来一句“敝姓周,字承轩,驻马店是我的郡望……”保准红不起来了!!!


二、仰天长笑级


1. 兰陵——枣庄。这是什么仇什么怨!画风都不一样了好么……

枣庄王,听起来很挫,小贩的即视感,还是兰陵王好,听着就觉得是美男子。


2. 庐州——合肥(对,就是那个“庐州月光洒心上”的庐州,请大声念三遍“合肥月光洒心上”),是包拯、李鸿章等人的故乡。合肥自己推出的旅游口号就叫“两个胖胖欢迎你”,自黑起来简直让人心疼……


更有好事的小伙伴,将古诗中的地名改成今名,这特效般的酸爽,简直了……


  1. 西安


2. 保定

3. 枣庄

4. 合肥

5. 重庆


6. 荆州

7. 九江

8. 托克托


有的小伙伴觉得这还不过瘾,就把“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常山赵子龙!”改为“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石家庄赵子龙!脑袋里红雷哥砍人的范儿立马就浮现出来了。


把李白那首《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中的龙标改成黔阳,五溪改成怀化,夜郎改成贵州,再来读读:


杨花落尽子规啼,

闻道黔阳过怀化。

我寄愁心与明月,

随风直到贵州西。


分明感觉就是列车员报站了嘛……


还有更神的,陆游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改成王师北定河南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越读越像春节买不到回家火车票的凄楚……


你知道古代“龙城”现在叫哈尔和林了吗?好,再来读一下改完的王昌龄的《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哈尔和林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感觉飞将军李广要是能看到这彪悍的地名,会直接被气得死而复生了吧!


玩笑归玩笑,实际上,地名的改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很多说成毁容的今名,并不能和古名做简单的对应。


比如,被吐槽最多的驻马店在古代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地域概念。只是在西汉高帝四年(公元前203年)在此附近设立了汝南郡,郡治汝阳。唐宋时期分属蔡、唐二州。可以说在建国之前,现今的驻马店所辖区域被反复划归不同地方,甚至在元初,同时分属蔡、息、陈、唐四州。而现在“驻马店”的名称,则只是来源于境内的驻马店镇。据民国《确山县志》记载,驻马店本名“苎麻”,因镇东古有苎麻村,故名。明代在此设驿站,“苎麻”讹为“驻马”,称为驻马店。为什么堂主觉得“苎麻”更有文艺范呢?!


很多人所言的“兰陵”改名“枣庄”,其实有断章取义的成分。兰陵的地名源于战国时期的楚国,相传是因为当年兰陵周围高地上开满兰花。西晋惠帝元康元年(公元291年),置兰陵郡。到了明清两代,兰陵属沂州府兰山县。后历经多次调整,原兰陵的大部分区域在建国后划归苍山县。2014年1月21日,临沂市苍山县正式更名为兰陵县。


现今的枣庄市的确有部分属于兰陵县,例如在秦朝,枣庄市东部为郯郡的兰陵县、鄫县,但其他部分则不隶属于古兰陵县的范围。枣庄作为一个依靠矿业发展起来的城市,直接说成是由兰陵改名而来是比较牵强的。


而“合肥”一称,其实早在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就有云:“夏水暴涨,施(今南淝河)合于肥(今东淝河),故曰 合肥 。”可见,此“肥”非彼“肥”,而是指流经的“淝水”,和现在“肥胖”的“肥”都是不沾边的。很多网友指出的庐州,则是以合肥为府治的庐州府。


简而言之,现在的合肥市只是以其县名(合肥县)设市,虽然的确没有庐州的古韵,但也称不上“改错名”。


所以,考究起来,与之类似的,还有九江、南昌、温州、宝鸡等,这些城市其实在古时就已得名。


再说,名字古香古色也好,接地气也好都有其特色和渊源,有兴趣的童鞋不妨研究下自己所在地的地名,说不定有意外收获哦。


南瓜闹钟计划
明早7点至8点半
回复关键词“长安”
奖品

你将收获堂主的起床鼓励——亲自语音演唱的早安音乐,不动听,但醒脑。每天不重样(关键词日日更新),送走你昨夜的疲惫,保你一天清爽,绝对是战胜懒床的利器。坚持点播一周者将获南瓜学堂的梦想勋章。

PS:最近很多亲对只醒脑不动听的神曲意见很多,内向的堂主压力山大。可他的嗓音是天灾,只会恶搞。现急求小伙伴帮忙,发送一段您亲自演唱的早安音乐,30秒以内,让您的好声音来融化“南瓜饭”的梦想吧~

这里是南瓜学堂

我们是高校话题辅导班

微信公众号“pumpkin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