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名著IP如何改编?他的西游,他的特效梦

导演帮2019-06-12 21:55:42

作者/文森特


《西游记》作为永不过时的经典题材,几乎每年都被各种形式地改编翻拍。作为一部爱情喜剧类题材的电影,《西游记女儿国》则是今年春节档的特效盛宴。


《西游记之女儿国》,是香港导演郑保瑞第三次在大年初一这天,为观众端上“西游”春节大餐。



无论拍的是九九八十一难中的“某一难”,还是刻画“齐天大圣孙悟空”的人物使命感,《西游记》受众层面丰富,老少咸宜。


由于大年初一档期竞争激烈,《西游记之女儿国》提前一天在情人节这天上映,上映以来影片话题热度不断,即使在口碑不佳的情况下,票房仍超过5.4亿。



虽然郑保瑞摆手,“对票房不敢有期待”,但是票房又决定了他手里《西游记》的生死,“如果观众还想看,就可以拍下一部,得看这部表现怎么样”。


颠覆改编,新版“女儿国”力求“真实感情”


《西游记之女儿国》是根据经典名著《西游记》改编的电影,86版《西游记》热播期间,《女儿国》一集中,关于王权富贵与戒律清规的冲突,令无数观众动情揪心。


郑保瑞版本的《西游记之女儿国》讲述的是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



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 


拍摄的时候,郑保瑞删掉了所有煽情戏份,刻意设计的海誓山盟、感情冲突也一并去掉,留下的,只有两人欲言又止、欲罢不能的真情。


电影里,没有逼迫,没有强求,唯有“愿你安好”的祝福。郑保瑞说,“我不想在电影里煽情,不想他们的感情死去活来,我只想让观众看到,这种安静、温柔却有力量的真情。”



这次“女儿国”里没有妖怪,没有死去活来的爱情,而是细水长流的真情,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郑保瑞坦言,他不希望自己背着前两部的包袱去拍这部影片,而是希望观众能有一个全新的感觉。


影片上映之后,观众对此也做出了评价,不少人对忘川河神与国师的“素未谋面”的爱情感动,但大多数人也对此表示费解。



郑保瑞则认为,这样的设定有风险,但河神的故事会让爱情这个主题更广,“这段爱情逾越了性别、种族、空间——他们从来没见过面,他们也从来没说过话。”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河神”是郑保瑞的独门武器


原著里的蝎子精在电影中会露面,但已经不是“幕后主使”,《西游记女儿国》引发两方打斗冲突的,则是由林志玲饰演的忘川河神。


拍摄时,郑保瑞对林志玲的表演提出了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不能说话、不能做太多动作。尽管最终呈现在银幕上的河神,身体部分全由特效制作,但在表演时仍然需要拍摄林志玲全身,她需要吊着威亚在空中飘来飘去,模仿像水一样流动的感觉。



选择林志玲出演,则是希望告诉观众,河神是独一无二的人物:“河神有漂亮的面孔、健美的身体,如果找一个观众不太熟悉的演员来演,观众就会觉得河神是男的,而林志玲是观众熟悉的,才能达到性别交错的效果。”


而在新版《女儿国》里,郑保瑞让无法逃脱感情劫难的唐僧,首次直面自己的内心情愫,郑保瑞认为,唐僧与女儿国国王之间的纠葛,再也不是一个逃避,一个紧追。因此《女儿国》里唐僧从天上掉下来,第一眼见到女王,那一刻,他便动了凡心。


女儿国国王这一形象,也从电视剧里大气雍容的古典淑女,变成了更为清新懵懂的青春少女。这一点,郑保瑞认为赵丽颖与角色很一致。



至于二人的爱情,他一直抗拒将影片处理得很“煽情”,而是希望一切都发生得非常自然,“就像是枝裕和导演的《比海还深》一样”,没有很激动的部分,即使是最后送别唐僧那场戏,也是“安安静静地走、远远地停留”。


为了让二人的感情推进顺理成章,片中设计了一段“苦海漂流”的戏份,当二人以为自己都要死了的时候,唐僧才向女王表白心迹,许下了“若有来生”的约定。



“唐僧的爱情要推动很难,他是一个很被动的人,即使心里喜欢,也不能主动说。”郑保瑞透露,之前为二人设计了很多互动戏,最后都删了,因为他想要呈现最真实的感情。


郑保瑞的特效梦


2006年的《狗咬狗》以其凌厉的影像风格,成为郑保瑞最具影响力的作品。2007年,他拍摄了改编自日本同名漫画的电影《军鸡》。



从早期更显“深刻”主题的作品,到现在改编“西游系列”。谈及创作心态上的变化,郑保瑞觉得仍旧是难,尤其是一路以来三部改编而来,“大家对《三打》的评论不差,其实后面的电影延续打怪的路子走下去会很保险,但我总觉得,如果每集只有打怪,那就浪费了‘西游’这个IP。”


“西游”可以承载不同类型的电影,它可以是惊悚片,可以是魔幻片,也可以是爱情电影,为什么每次都打妖怪呢?我希望,每一部“西游”电影都是个独立个体,都有自己的性格,每一部都给观众带来新的体验,即使不看前几部,一样能看得懂新一部,我特别不愿意给观众造成心理包袱。



电影里呈现的女儿国,是一个青山绿水、宛若桃源仙境的地方。主创在设计女儿国时借鉴了吴哥窟的风格,让建筑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风格上偏向东南亚丛林的特色,符合西行取经的地域性。


“宫殿完全可以是那种很华丽的大理石,但我觉得女儿国不应这样,应该更加轻灵自然,所以我们用了大量竹子,建筑线条也是曲线的,比较优雅。哪怕是女儿国的武器,也不会那么硬,偏柔和。”



片中就连女儿国国王的坐骑,也是一头有灵性的小鹿。在郑保瑞看来,这样的坐骑设计,更配合女儿国的自然环境,也能让女王在丛林里“跳来跳去”。这头东方神鹿全部由特效制作,耗资千万元,前后经历了100次以上的修改,每一帧镜头都由至少30人的团队合作制成。


郑保瑞凭借多年导演的经验,认为不能电影依赖后期特效。“全数字特效化,对后期来讲比较方便,但对表演来说我不能接受,演员表演的细腻感情数字无法呈现。即使好莱坞的特效也是用人表演复制在电脑上,但就亚洲的技术而言,还很难做到。”



有人说,郑保瑞的改编是在颠覆经典,即便存在很多槽点,但在故事的内核上却颇有新意。《西游记女儿国》里,导演对唐僧的深入挖掘和全新解读,是西游“爱情”核心的新解读。


“导演对我来讲不是自己的理想,而是个事业,我应该去胜任每一个类型” ,“《狗咬狗》《军机》时我连剖腹都拍了,还能张狂到哪里去,到了某个阶段,你回头,还是要看能不能处理比较温暖的东西”。



对郑保瑞来说,电影会一直拍下去,“也许有机会我会回去拍些很黑暗的东西,但我也挺想拍部外星人流浪在地球的故事”。


-END-


上期回顾

不疯魔不成活,用生命拍戏的“魔鬼导演”林超贤

分镜头 | 奥斯卡最佳影片《逃离德黑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