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机甲、僵尸怎么做?国内特效化妆缺钱又缺人

幕后2019-03-02 07:07:54

导语:他刚回国的时候,特效化妆领域是一片空白。二十年过去了,国内仍然有70%的导演无法真正理解特效化妆的重要性。

  

1994年,连凯大学刚毕业就加入了大卫·芬奇执导的《异形3》剧组做模具师,从此走上特效化妆师的职业道路。1996年在吉尔莫·德尔·托罗的科幻惊悚片《变种DNA》(1997年上映)中做完雕塑的工作之后,他回到台湾和香港去推销特效化妆,因此结识了许多导演。一些导演觉得他外形不错,便邀请他来客串,他就“这样傻傻地去演”,一不小心就做了十多年的演员。


直到2009年,好友何超仪投拍《维多利亚一号》时找他帮忙,连凯才终于重启了特效化妆师的身份,并联合古天乐组建了特效化妆工作室“希娜魔夫”。古天乐后来向CG特效方向发展,现在他主演的《喵星人》和《明日战纪》均为自己的特效公司负责渲染。《明日战纪》中的机甲、特效化妆则由连凯的公司负责。


记者专访连凯时了解到,他刚回国的时候,特效化妆领域是一片空白,他要从零开始培养自己的员工,还得给剧组“洗脑”。二十年过去了,国内仍然有70%的导演无法真正理解特效化妆的重要性,较为先进的国内导演当中也有不少人更倾向于与国外公司合作,比如徐克就很喜欢与韩国特效公司合作。同时,国内供应商也只能满足80%的材料需求,一切特制美瞳都只能从美国定制。


不过情况正在一点点好转,同类工作室变得越来越多,特效化妆也并不局限于电影行业,他们还可以挖掘博物馆、游乐园等专业市场。


中国特效化妆缺点啥?


缺人才


学习一年半才能上手


好莱坞特效化妆产业十分完善,甚至有专门的真人秀《特效化妆师大对决》(Face Off),每一位选手的作品都令人惊叹。但国内的电影工业不完善,特效化妆产业更是处于起步阶段。连凯刚回国时办了一个培训班。学得快的一年半能上手,慢的可能就中途放弃了。国内专业人才市场稍有起色后,多数学徒是在项目中学习和练手,“很现实的,一部电影定生死”。连凯要求员工每个步骤都懂,“他会了解哪个部门会遇到什么困难,才可以避免”。


缺伯乐


老派导演都觉得没必要


有了人才,可导演不理解也没用。“(年轻导演)比较懂,比较敢用。以前老派的导演觉得看不到,没有必要花钱在这个上面,他们觉得靠演员来演就好。”另外一种状况是,部分导演因为懒,想把特效全部丢给后期做,觉得CG就好。连凯表示,这种态度不可取:“后面有一座喜马拉雅山这种肯定要CG化,不可能做个山出来。但是跟演员有接触的东西一定要做实体,演员的感受和反应不一样,实体一定是最真实的。”


缺规则


每个项目都是按件计价


目前国内有两方面的规则破坏者。连凯表示,工作室每个项目都是签好合同、头期款入账了才开工,而且每个项目都是按件计价,打包合同就会“很惨”,这是片方的小聪明让特效化妆从业者学会了警惕;另一类是特效公司的过度宣传招惹官司,之前某特效化妆公司称《老炮儿》中张涵予[微博]的肌肉是做出来的,装备分九块,耗资30万,管虎回应称,该公司混淆概念,他们做的是肌肉纹理贴皮而不是肌肉本身,并表示要对簿公堂。


缺预算


做恐龙只用100万


连凯指出目前最大的困境是:“国内很多戏是导演很有想法,但是制片人和投资方想省钱。比如说我今天想拍《侏罗纪公园》,可是我不想花钱在恐龙上,只想花钱在演员上面。然后你找了几个亿片酬的一线明星,预算都用掉了,剩了一百万、两百万做恐龙,那……我不知道这个戏拍出来干什么。可是中国就是觉得卡司是重要的,特效不重要。现在好一些,但是70%还是偏向这种。”


缺材料


“美瞳”都需要外国定制


一般观众只关注某些脸部的化妆,但实际上瞳孔颜色的设计、定制在实现整个化妆效果中至关重要,一旦瞳孔质量不过关或效果太夸张,整个化妆就都会显得很假,全脸的特效化妆都少不了隐形眼镜的增色。可惜国内现在虽然有很多美瞳产商,却没有人去做电影专用的隐形眼镜。“这种美瞳能用的地方太少,没有需求自然也没有这个人才,你要的时候就来不及做给你。”所以,连凯都是直接从美国定制特效化妆专用的隐形眼镜。


缺演员


国内演员顾及形象不接受


连凯在出演《京城81号Ⅱ》时给自己设计了一款白癜风的造型:“导演本来要刀疤,但是我说十部戏里面有九个都是刀疤,没有创意我不要。白癜风效果很强,还不用贴皮。我做了一个可以放在脸上的模具,化妆师就可以用比我皮肤淡两个色号的粉底按照模具的形状上妆。半个小时就能画完,但在国内从来没有人尝试过。”没有人尝试的原因之一,就是国内很多演员顾及形象,不一定能接受这种妆面。但是,连凯就喜欢玩这种有辨识度的造型。


特效化妆主要做什么?


《京城81号Ⅱ》


特效化妆:干尸、死婴、烧伤


这部戏中除了一些面部烧伤妆,希娜魔夫还提供了三个特效化妆的道具:梅婷的干尸、刚出生的死婴、泡在水缸里的死婴。“因为这个戏要得比较急,一个月的时间内(做好所有的特效道具),所以我们改装了一个之前的半成品,变得完全不一样。这个婴儿和一具怀孕的尸体一起泡在水里,你不可能真的看过泡在水缸里的婴儿,所以就要参考法医书上的样本(连凯办公室的茶几上放着一本厚厚的法医书)。硅胶(外皮)通过上色来表现皮肤泡在水里的状态。”


《明日战纪》


特效化妆:机械铠甲


“我们给古天乐主演的《明日战纪》做了一套很厚很重的铠甲(约18公斤)。天气也比较热,我们就帮他做一套冷却系统——里面有管,演员休息的时候我们会接上气罐,灌气进去,马上就凉快了。为了方便演员运动,我们把关节内侧的缺口做得比较大,再做填充的设计(让观众看不出来)。还可以让关节内侧那一块变成软的。没有固定的解决方案,要看设计。”


《尸城》


特效化妆:僵尸


连凯和钱人豪合作的第一部戏是2014年《尸城》。在僵尸外皮上连凯用了组合拼接的设计,大臂是肌肉纹理,小臂是破碎的皮肤,接在一起就无需担心演员运动的时候“皮肤”起褶子导致穿帮。“整个妆容完成要两个小时。穿上身很快,但要修边和上色,尤其眼睛周围和牙齿,还要戴隐形眼镜。(这时连凯展示了一张僵尸演员吃盒饭场景的片场照)皮贴好,但是手还没上色,化妆到一半开饭了。”


《钱学森》


特效化妆:谢顶头套


“陈坤演钱学森,我演郭永怀,两人是好友,经常有对手戏。钱学森年轻的时候发际线就很高,我们要给他戴个光头套,贴上去融边,上面有假发,还有一些种的头发。他每天都要上好几个小时的妆。我们对戏时演到一半,我看他妆不对,还会帮他弄,然后再演,那种感觉很奇怪(笑)。”


《八佰》


特效化妆:军人尸体


连凯工作室的二楼摆着许多作品,当中有一具脸被炸开的军人尸体。那是为管虎新片《八佰》做的样本,这个项目改编自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四行仓库保卫战”八百壮士的故事,描绘战争的惨烈。“他们要很多军人打仗的尸体,要很写实,不像以前躺下去我给你倒点血就好。你看到那个头都爆掉,就是大口径的枪打进去之后,这边爆开来。他觉得真实打仗就是这样。”


《宝贝》


特效化妆:机械婴儿


希娜魔夫为杨幂主演的新片《宝贝》做了一个1:1的机械婴儿。因为不能排泄,他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剧组不选择CG是因为这个婴儿跟演员有很多接触,爸爸要抱他、亲他,还有眼神互动。连凯表示,整个婴儿需要五个人遥控,分别负责头、手、腿、表情,以及肚子的呼吸和起伏:“这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的肚子更大。我们在肚子里放了两个气囊,一个模拟呼吸,一个撑大肚皮。外面的皮肤是伸缩性很好的硅胶材质。”


《奇幻森林》


特效化妆:猩猩外套


“彭发导演没给我看剧本,只要求我们做两套给演员穿的猩猩外套,一只咖啡色,一只黑色(反派)。两套衣服没有装机械,表情都是后期用CG做,因为拍摄时还不是很热,又是在摄影棚取景,所以没有冷却系统。但是服装开口的设计很重要,万一演员穿好衣服说要去大号,一天去个三四次,就不用拍了。”


《南极绝恋》


特效化妆:坠毁飞机


赵又廷主演的灾难片《南极绝恋》中需要一架坠毁的飞机。除了参考历史照片中失事飞机的样子,团队还要琢磨飞机内部设施的做旧。连凯说:“我们定做的都是新的沙发,要想到哪些地方会有磨损,哪些地方比较脏,哪些地方会生锈,哪些地方会漏油。甚至飞机外皮受风吹雨打,生锈的痕迹是朝哪个走向,是地心引力的走向,还是风的走向?都要考虑。”


来自南方都市报



幕后



【微信号:Imuhou

台前有光鲜亮丽

幕后有光影传奇

我们带您探索影视圈幕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