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为什么特效公司的日子不好过

制片人内参2019-06-01 18:26:07

文丨孙今泾、温欣语 来源丨好奇心日报


引言:“只有像 Lucas 这样背后有大公司财力撑腰的,才活得不错。”


如果再有人找到 Michael L. Fink 做特效,他的第一个问题一定是:“片子在哪儿拍?”可以接受的答案只有一个:洛杉矶。


2003 年,Mike 刚刚完成《 X 战警 2》,精疲力竭地和制片人Lauren Shuler Donner 坐在一起。 Lauren 说,她有个新片。Mike 并不觉得有趣,他知道接下一个新单子又免不了满世界地跑。


Lauren 没有觉察到这一点,她继续解释说:“在洛杉矶拍——”


“我来!” Mike 即刻答应了。现在,距离 Mike 上一次在洛杉矶为电影做特效已经过去了 12 年,之后,他又制作了《阿凡达》 ( Avatar)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Life of Pi) ,但都不在洛杉矶。


“没有人在洛杉矶拍电影了。” Mike 说。如果你只是想开发剧本,或者在制片厂做些和“钱”有关的活儿,洛杉矶仍然是个不错的地方。但因为一些财政刺激政策,电影“制作中心”正在往洛杉矶之外转移。


加拿大的温哥华和多伦多已经成了新兴的两个电影中心,在美国,纽约、路易安娜、新墨西哥、乔治亚州和南北卡罗来纳州看起来都比洛杉矶有吸引力。在那些地方,当地政府会根据预算,给你打点儿小折,更准确地说,制片公司可以从当地政府那里拿到 20%- 40% 的退税补贴。


特效指导 Mike 只能跟着制片厂的安排走。他需要在拍摄时给摄影师提供建议,包括那块用来替代特效背景的蓝布怎么摆,以及什么样的光线才能让特效融入后看起来更自然。


制片厂当然没有理由硬要留在洛杉矶,而放弃唾手可得的百万美元。对 Mike 来说,这些钱和他并不相干。但如果制片厂把电影外包给几家分别在伦敦、温哥华和印度的特效公司, Mike 就得分别各呆上个把月。2007 年上映的《黄金罗盘》 (The Golden Compass) 为 Mike 捧回了奥斯卡最佳特效的奖杯,可他也为此出了 22 个月的差。


制片厂之所以会把电影的特效制作外包给几家不同的公司,一方面是因为特效的镜头按照不同的难度层级可以选择不同级别的公司,有的规模很小,技艺也不太高超,但处理一些粗略的镜头还是戳戳有余,同时,他们的报价会非常诱人。


另一方面,制片厂敞开了怀抱,就意味着特效公司需要竞标才能入选。“有时候,他们愿意为了获得一部大片的署名,会主动压价。” Benjamin Huang 说。他正在为迪士尼动画(Disney Animation) 2016 年的两部新片做视觉开发和灯光。


这些都让特效公司活得不太好。Scott Ross 离开 Digital Domain 有一阵日子了,他过去是 DD 的联合创始人和 CEO,但 DD 在 2012 年已经易主,新东家是小马奔腾和印度信实媒体集团收购,前者拥有 DD 70% 的股权。Scott Ross 在去年 9 月跟《好莱坞报道者》透露说,“ DD 的新东家还在亏钱”,甚至那个被奉为业界老大的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 Magic)也没有赚钱。

“只有像 Lucas 这样背后有大公司财力撑腰的,才活得不错。” Mike 补充说。


其他的公司只能想别的办法,比如投其(制片厂)所好,在海外开设分公司。工业光魔分别在新加坡、温哥华和伦敦开设了分公司。主要做电视剧和广告特效的 Fusefx 也把分公司开到了纽约和温哥华,尽管它的总部仍在洛杉矶的 Burbank,挨着迪士尼。


曾经有一段时间,特效行业的情况并非如此。随着《星球大战》在 1977 年大获成功,80 年代,硬件和软件提供商都看好特效市场,他们几乎是免费为特效公司提供设备。包括柯达 (Kodak) 旗下的 cinesite 都愿意压价为影片提供特效服务。到了 90 年代初期,设备提供商中止了这段“蜜月期”,特效公司增加了成本,却没有办法抬价,因为——市面上的特效公司已经太多了。


特效公司还在继续增多。“这个行业门槛比较低,技术基本共享,只要你能接到单。” Benjamin 解释说。


“而真正的需求方只有六大制片厂。” Mike 和 Scott 说了同样的话。


它们是大片的出品方,可同时,报价也是它们说了算。因此,就算电影的特效团队占了剧组的一大半,特效镜头与日剧增,也无法改变特效行业的现状——不过是让 Mike 觉得更糟糕了。“看看《复仇者联盟》,有 3000 个特效镜头!” Mike 说,“这挺蠢的。当一部电影里有 3000 个特效镜头的时候,你基本上用机器代替了思考。” Benjamin 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最重要的是故事本身”,尽管他没有经历过 Mike 和 Scott 的往日时光。


可真的说起来,现在的日子也不算太坏,因为在制片厂之外有了更多新机会:几乎没有哪支电视广告是不用特效的,广告费通常都挺高;而那些需要特效的电视剧每集大约会有 500 个左右的特效镜头,尽管数目不多,但每周一集,收入也会非常可观。

问题是, Mike 和 Benjamin 并不一定愿意换个“秀场”。


大约一年半前, Mike 给电视剧做了几周特效。那是他最后一个活儿。现在,他回忆说,那些人“太过业余”,以至于不愿意花钱雇个更好的人来操作平移摄像机。结果他们一遍遍地重拍,自然错过了光线最好的时候,这又给后期添了一堆麻烦事。


最终, Mike 在预算上出了问题。“并不是我挥霍无度。” Mike 没好气地说,“你要做得好,就该花这么多。”


Mike 说得没错。如果是一部大电影,导演会花好几个月的时间来打磨特效。Benjamin 在迪士尼日常工作的一大部分都在和导演、艺术指导开会。和电视剧不同,这些电影人通常没有硬性的时间表,也多少有些不计成本。Mike 回忆说,最多的一次,导演来回反复地要求修改,最后把竞标时的 7 万预算提高到了大约 100 万,而整部电影只有 600 个特效镜头。


“再也没有哪部电影只有 600 个特效了。” Mike 说。如果这些都无法重现——事实上也几乎没有可能——他大约更愿意在学校里“安享晚年”。Mike 现在是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的系主任,在他办公室里的显眼处摆放着《黄金罗盘》的海报。人们都知道,这是他最得意的作品。


只是最近,他也常常会收到这样的邮件,让他有点兴趣:“Mike,好久不见。去年我在北京做特效指导,这里很不错。”



制片人内参

zhipianrenneican

这里是电影、电视、视频、微电影戏剧等

制片人、管理者、创作者、参与者的互联网服务平台

关注内参,每天,我们一起聊影视

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