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趁着还没下映了解过这些再去看《奇幻森林》的特效吧 这样你会更受感动

春城地铁报2019-03-13 16:25:34

        迪士尼开挂了,先来一杯《疯狂动物城》又来一杯《奇幻森林》,每天一杯迪士尼,上班有劲了,加班不怕了……《奇幻森林》成为了《星战7》《疯狂动物城》之后,迪士尼今年在内地第三部票房破1亿美元的影片。有别于同为迪斯尼今年作品的“兄弟片”《疯狂动物城》所展示出的暗喻、深刻内涵,本片故事简单。目前看来,该片在全球电影市场都取得了票房和口碑上的成功,极大程度上归功于其出色的CG特效使用。电影里的每一个动物,豹子、狼、猴子、老虎、犀牛都栩栩如生。 



  不过也许很大层面上像导演费儒所认为《奇幻森林》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观众与片中唯一那个人类角色之间的共鸣。在全球范围内,费儒一共面试了2000个孩子,最终在2014年夏天他遇到了塞西,一位成长于纽约的10岁男孩。“你需要把生活带入影片中去,不然这就仅仅是科技的试验品而已。你需要有一颗跳动的心,这就是你需要的演员带给你的感觉。”

致敬大师,缅怀回忆

是这部电影的初衷

  没有哪一位作家既受成人喜欢,又受全世界孩子们的热捧,把成人文学和儿童文学都写到极致。即使在一个世纪之后的今天,这位作家的名字仍十分响亮,他就是190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大作家——吉卜林。《丛林故事》是吉卜林的代表作,也是经典的世界儿童文学名著。马克.吐温说:“吉卜林对我们来说,是经久不衰,永不褪色,永远新鲜的。”文学史公认吉卜林是位“观察入微、想象独特、气魄雄伟、叙述卓越”的优秀作家。

  1967年,迪士尼就曾把这本书搬上大银幕,拍出了经典动画片《森林王子》。如今半个世纪过去,这次由乔恩费儒执导,依靠最新CG特效与动作捕捉技术,呈现出生机盎然、奇趣惊喜的丛林世界,以及那个在丛林中奋力疾跑,与危险和残暴奋勇抗争的孩子。

  “当你拍摄这样一部电影时,你是在向大师致敬。你想要缅怀那些珍贵的回忆,那些伴随很多人成长起来、令人感慨万千的回忆,但你同样也希望拍摄一部能够吸引所有观众的电影。这也是迪士尼制作这部影片的出发点。”导演说。

  吉卜林的人格等同于这部作品的伟大,吉卜林在领完诺贝尔奖回国的邮轮上,给他12岁的儿子写信:“如果你跟村夫交谈不离谦卑之态,与王侯散步不露谄媚之颜,孩子,你就会在低眉与抬头之间,感受到人格的尊严和伟大。”这封信后来被收入大英博物馆,并用中、英、法、意大利、拉丁文等几种文字翻译。100多年过去了,每当人们来到这封信的展柜前,都仿佛触摸到吉卜林那高尚、博大的灵魂,内心充满了温暖和感动。

  


CG的世界亦真亦幻

孰真孰假?

  哈利波特中的场景使用了大量的实景拍摄,道具更是有精心制作的真实模型来支持实拍。霍比特人系列里居住的小屋也是在新西兰等地实景构建了实拍的模型。大部分成功的CG电影都是这样采取了置景实拍+CG处理特殊视觉效果的做法。

  但在奇幻森林里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个过程竟变得难度加大了。当动物们开口与小男孩对话的瞬间,它们栩栩如生到几乎每一根毛发都抖动到可谓精准的外形配上如此贴合台本的表情令人咋舌,一时间你能分辨究竟是狼孩由于生长环境精通了动物的语言,还是动物们的表情通通做了拟人化的处理吗? 

  片里神秘浪漫的丛林景致贯穿了整个剧情,每一棵树、每一处瀑布、每一朵花都还原了吉卜林小说中的描述,每一个由CG动画制作的动物角色都栩栩如生、几可乱真,视觉效果如此出色的一部影片竟然是在110高速公路旁边一栋12层高的楼里面拍摄完成的!影片的制作据介绍是由动画设计师先画出图画版的人物与故事;然后制作一个粗糙版本的CG效果,其中包括动作捕捉;最后是把小男孩的真人画面拍摄出来,再跟电脑制作的部分剪辑融合成成片。而真人拍摄的过程,对戏的对象不过是各种动物的绒毛玩具,或者是工作人员戴着各种动物头套客串的“对手”。


你看到的是这样



其实是这样



是这样



也是这样

  《奇幻森林》并非温馨甜美的童话,这是一个充满暗黑气息的奇幻剧情片。如此直白的观感并不是由阅片后的反复探究主题得来的,而恰恰得益于其精妙的CG特效。 所以《奇幻森林》的CG特效赢了,从头到尾它不曾以孔雀开屏之姿向你炫耀华丽尾巴一样的特效技术,然而这种精妙的体验已经完全融入了全片的每一处。不曾炫技却合情合理地赢得了你的肯定。


包裹了层层糖衣的童话

比残酷现实来得温柔

  能把一部经典童话讲得如此深刻,适合所有在水泥丛林中缺乏身份认同的我们,也许你总觉得自己是异类,你总觉得自己和环境格格不入,你抗拒狼群的规则却又不得不遵守,你排斥黑豹导师的刻板教诲却又不得不听从,你有一个如棕熊一样爱自由又欣赏你不同的朋友,他却说他只是在利用你的单纯。你觉得危机四伏,你的周围有无时无刻不想撕碎你的猛虎,妖娆魅惑却想吞掉你的巨蟒,想要掠夺你的才华爬上食物链顶端的猩王。你不属于任何族群,不适应这个复杂又艰险的世界。

  直到有一天,你用技能救了一头小象,你才明白你的不同是上帝对你最大的馈赠,坚持做你自己,执拗地走自己的路,哪怕反抗的是全世界也没有关系,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做最好的你。

  人生来就是与众不同的,只是在成长中,盲目地遵从了狼群的规则,过于听话地听从了黑豹的教诲,被朋友伤心后开始放弃世界,或者被坏人迷惑,甚至屈服于权威,种种之后,迷失了自己。 

  这是一段了不起的体验,习惯了童话与幻想里的一切不再真实的成年人,有机会重新感触那种坚信想象中的一切会成真的过程。我们不再“置身事外”地看着小男孩如何与动物为友,如何与命运抗争,甚至不必追究身为人类的他最终该何去何从。而是可以“化身”为小主人公,亲自经历这种过程,重温儿时的幻想。

  在导演乔恩·费儒看来,他想要的就是——让一个准备步入成年的孩子,看到残酷社会的光明和黑暗。从这句话也可看出,电影的目标受众,还是孩子。在《奇幻森林》里,迪士尼还是那个迪士尼。如果你想要的是一部主题严肃,内涵丰满的成人电影,那最好放弃。这是一次儿童视角的丛林探险。


文\马罗娜

编辑\行走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