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异形,金刚,银护,玉子,今年哪部特效大片是你的最爱?

玩儿电影2018-12-05 14:16:19

点击蓝字关注,涛哥带你畅游光影世界


年难留,时易损。转眼之间,2017已经走到了末尾,不知道玩儿电影读者老爷们的生活是否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呢?

还记得在冯小刚的经典贺岁片《甲方乙方》结尾有那么一句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这句台词虽然很质朴,但却有千斤之力,可以直击观众的心,让人在怀旧与慨叹中观照过去,想想自己逝去的一年都经历了些什么。



观照过去,对于电影同样重要。要知道,在我们难过、开心、温暖的那些时刻,正是无数部电影陪伴着我们,度过了一个个普通的日子,组成了365天里的平凡每一天。



所以,面对悄悄溜走的2017年,涛哥这几天会多推出几篇盘点总结性的稿件,看看过去的一年,我们都看了些什么电影,又有哪些电影值得我们回望。



今天,我们推出的榜单是2017年最值得观看的十部好莱坞视觉特效大片。实际上,此榜单正是前几天刚刚公布的第90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二选名单,之所以选择以奥斯卡入围名单作为衡量标准,也是相信它代表着当今全球电影工业的最前沿,可信度与专业性都足够强。



话不多说,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都是哪十部影片将视觉特效做到了极致,它们背后又都是哪些团队负责制作这些特效画面的。


年度最值得观看的十部视觉特效大片


《异形:契约》


尽管《异形:契约》让整个异形系列自诞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有“异形”大范围的出现在中国银幕上,但实际上这个科幻系列以及“异形”的形象,早已伴随着国内数代影迷数十个年头。



不论是当年地方电视台不定时的“倾情放送”,还是来自于录像带到VCD再到DVD的媒介更迭,再到唾手可得的各版本网络资源。《异形》可以说哺育了不止一代中国的科幻爱好者和恐怖片影迷,更是俘获了一批死忠。



其实早在1979年,第一部《异形》就获得过奥斯卡奖最佳视觉效果奖。《普罗米修斯》也被提名过第85届奥斯卡奖最佳视觉效果奖。



MPC是负责《异形:契约》最大的特效公司,总共负责了大约700个镜头的特效制作,其中有650个镜头进入了最终剪辑。MPC主要负责在主场景的摄影上添加元素,以及负责异形在动作板上的特效设计。


《异形:契约》中大约有60个镜头是全CGI。MPC的蒙特利尔公司会完成大部分工作,另外的交由伦敦分公司负责约100个镜头,主要是负责环境工作,比如震撼的“淋浴场景”以及一些闪回镜头。



本片的整体视觉特效总监是查理·亨利,代表作有《角斗士》、《普罗米修斯》、《森林王子》等。大卫·鲍曼是MPC公司的DFX总监,同时他和视觉特效总监共同负责监督拍摄现场的视觉特效工作。该片的电影摄影师是达瑞兹·沃斯基,代表作有《加勒比海盗》、《火星救援》。


《银翼杀手2049》


无论你喜不喜欢认不认同,或许都得承认,《银翼杀手2049》,是一部诚意满满的电影。



在睽违35年之后,《银翼杀手》这部因为题材太过艰涩深奥而惨遭票房滑铁卢的科幻神片,总算推出了全新的续集,片中不仅回答或延展了影迷多年来的种种疑惑,更延续了第一部的传统,对我们身处的21世纪提出了许多崭新的观点与隐喻。



和其他影片略有不同,《2049》的特效并不是由一家团队完成,制片方在前期筹备中,就是按照技术划分来选择后期制作团队的。



本片有近1200个特效镜头,基本上被分配给了8家特效制作方,影片的背景特效、剪辑特效、人物特效以及UI特效全都是不同公司来完成的。



《银翼杀手2049》的特效总监是Richard Hoover,他在《降临》中就与导演维伦纽瓦和摄影师迪金斯合作过,每天他都会在剪辑室审核镜头,做注释。并有5个特效统筹员对接8个特效公司的工作,如何做到统一性是这部电影的最大难题。


《敦刻尔克》


从1998年的《追随》再到今年的《敦刻尔克》,诺兰一共执导了11部电影,可以说每一部电影都是相当成功的,以至于不少人都这样称赞诺兰:“诺兰出品,必属精品”。



众所周知,诺兰是一个典型的胶片控,而且他对IMAX摄影机也情有独钟,在电影场景上则喜欢实景搭建,所以他的电影往往是能少用特效就少用。



当然,不喜欢用特效并不代表完全不依赖特效,怎么天衣无缝的在现实场景中把特效神不知鬼不觉的糅合进电影里是一门艺术。



虽然本片在表现大撤退场景时动用了多达1500名临时演员,还有一些飞机和古董船,但要表现敦刻尔克滩头上的混乱场景仍然不够。于是拍摄团队就用纸板将这些军人、装备剪了出来,并摆放在相应位置上的。这些纸板人、纸板车经过电脑特技一转换,就成为了海滩上的千军万马!


还有一些比较细微的特效工作则是在沙滩上的轰炸序列中,把威亚从士兵身上移掉。这是相当繁琐的绘制修补工作。其中有三个焦点威亚,当画面中的沙子炸起时,每一帧都不同,据说弄了几个星期才把它擦掉。



《敦刻尔克》的特效部分是由Double Negative完成。视效总监则是Andrew Jackson。


《银河护卫队2》


2014年,《银河护卫队》横空出世,为漫威超级英雄电影注入了新的元素。片中的银河混混主角们既没有美国队长的伟光正,也没有钢铁侠的财大气粗,更不及雷神出身高贵,以乌合之众的身份反差带来新鲜感。



第一部《银河护卫队》以其精彩特效获得一致好评,炫彩夺目的空战场景也令人印象深刻。而今年的《银河护卫队2》自然也在特效上全面升级,为影迷带来最震撼的视觉体验。



相比其他漫威电影,《银河护卫队》系列将视线投往充满各种未知的宇宙,主创们也发挥想象力,为我们展现了光怪陆离的太空奇景。



相比较人类属性的主角,银河护卫队中最受欢迎的成员就是“树人”格鲁特和火箭浣熊,这两个角色也完全由CG制作,是特效制作的核心部分,配音也是全片最大牌的两位演员范·迪塞尔和布拉德利·库伯。



为达到既定风格,在拍摄格鲁特这个角色时,剧组放弃了动作捕捉技术,主要靠替身演员穿上蓝色紧身衣,戴上格鲁特头盔和与角色的视线高度相同的面具来完成。



火箭浣熊则综合了概念图、替身表演、配音等多种方法完成,主要由导演的弟弟肖恩·古恩表演,当需要定位视线时,就由一个小个子演员进入场景拍摄,并将模型浣熊置于镜头中用于灯光和位置参考。



本片的特效团队是大名鼎鼎的新西兰维塔数码公司,视效总监则是Guy Williams。


《金刚:骷髅岛》


在国内,一谈起怪兽,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像迪迦奥特曼和哥斯拉之类的日本特摄作品。这些怪兽片陪伴了几代人成长,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其实,那么多人喜欢这些片不是因为故事有多吸引,而是最简单的视觉快感。怪兽奇特的造型和庞大的身躯,再加上酷炫的打斗方式与尽情地破坏,最简单的配合,却让人热血沸腾。



作为一部好莱坞动作冒险巨制,《金刚:骷髅岛》最令人瞩目的亮点莫过于片中大量震撼逼真的特效场面。高达100英尺(约30.48米)的“史上最大金刚”不但拥有伟岸的身躯,其栩栩如生的动作与表情同样令观众赞叹不已。



这些都得力于该片幕后视效团队——业界翘楚工业光魔的倾力打造。为了做出一只生动的金刚,工业光魔四处搜集参照材料,其中包括“尽可能多的灵长类动物视频”。



可能很多人觉得,如今的动作捕捉技术如此流行,本片里的金刚可能也是这么做出来的。恰恰相反,本片中的金刚正是运用相对传统的关键帧方式刻画的。



工业光魔的动画总监是斯科特·本泽,他和高级视觉特效总监史蒂芬以及工业光魔视觉特效总监杰夫·怀特协作打造了《金刚:骷髅岛》视觉特效。


《玉子》


美国著名的流媒体视频网站Netflix今年成功在戛纳电影节出尽了风头,只不过占尽各大媒体版面的可不是它们千辛万苦送进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两部电影,而是法国观众都没办法在电影院看到的韩国导演奉俊昊的最新怪兽冒险片《玉子》。



《玉子》在故事上依然承接奉俊昊最擅长的怪兽片桥段,他当年凭借《汉江怪物》一举成为韩国商业类型片的扛鼎之人,只不过这次怪兽不再恐怖,而变成了超级巨猪萌物。



因为有Netflix,布拉德•皮特创立的Plan B等美国制片公司的加入,《玉子》也不仅仅局限于只在韩国取景,启用韩国演员,而且在美国纽约也有一段高潮戏,蒂尔达·斯文顿和杰克·吉伦哈尔等一线电影明星也加盟甘愿当配角。



"玉子"这一动物形象由CG制作呈现,据悉曾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奥斯卡最佳视效奖的Erik-Jan de Boer担纲了该片的视效指导。


《水形物语》


作为一部怪兽片,《水形物语》能在世界三大电影节之一斩获最高荣誉,实属罕见。



《水形物语》创意来自于被中国影迷昵称“陀螺”的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的一个朋友,托罗听其讲了一个自己小时候的想法,非常喜欢,它便成为了今天的电影。



女主角艾丽莎是一家实验室的保洁员,偶然中见到了实验室中长着鳞片和鳃的“两栖人”生物,尝试与之交流,并与其产生了深深的感情。



《水形物语》的特效难点集中在影片中怪兽的扮演上。其实,他是完全由导演托罗的御用怪兽扮演者道格·琼斯饰演的。



《地狱男爵》中的鱼人Abe Sapien,《潘神的迷宫》中半人半羊的法翁和吃小孩的灰色骷髅,《星际迷航:发现号》中水魔族科学馆萨鲁,以及这部《水形物语》中的两栖人Assert,都是由他来扮演完成。



《水形物语》被广泛预测为今年奥斯卡的大热门,尽管奥斯卡还没为怪物演员设立奖项,但道格·琼斯有很大机会会走上红毯为电影助威。如果他去了,他就会是那个在鱼人和人类皮肤下变换自如的人。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已经于12月15日在美国上映,此片是《星球大战后传》系列的第2部,影片故事紧接《星球大战:原力觉醒》,讲述了遥远的银河系中恐怖政权“第一秩序”袭击新共和国首都之后的事。



关于《星战》系列背后的特效团队自然不用多说,肯定是卢卡斯影业下辖的著名电影特效公司工业光魔。



自从乔治·卢卡斯于1975年创建工业光魔以来,它就参与了所有《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的后期特效制作。



工业光魔的奇迹并不局限于在很多影片中创造的许多惊人的CG和视觉效果,更在于它开创了一个电影特效行业的新时代,迄今为止,工业光魔已经获得了15次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尼尔·斯坎兰是莱恩·约翰逊《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的特效总监。他在《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和《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中曾担任同样的职务。他曾凭借《小猪宝贝》获得了奥斯卡奖。还有,他还把最新星球大战宇宙中超受欢迎的小动物波格变得栩栩如生。


《星际特工:千星之城》


若说做“有欧洲特色的特效大片”这事儿,论资源和能力,法国人吕克·贝松,自然是可能性最大的那个导演。



今年,吕克·贝松也的确干成了,他花了投资人1.77亿美金(其中还有中国人的5000万美金),拍出了《星际特工:千星之城》这套视效大戏,从筹备到完成,十几年的功夫,一朝得见,确实有不同凡俗之处。



在影片幕后,《星际特工》是工业光魔、维塔数码和Rodeo FX三大顶级特效公司首次在同一部电影中强强联手,不同于以往两两搭配,三家公司派出的都是各自的顶级团队,让影片中的视觉特效部分更加分量十足。



光是特效镜头就多达2734个,烧掉1.3亿美金,而全片制作费用更是高达2.1亿美金,连玩惯了大场面的吕克·贝松都觉得肉疼,直言如此烧钱“简直是场噩梦”。


当然,此片最后还是证明赔本了。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


关于《星球崛起3:终极之战》背后的特效其实应该是观众最为熟知的一个案例了。



遥想2001年安迪·瑟金斯在技术大神彼得·杰克逊的把关下变身《指环王》中的咕噜,彼时动作捕捉尚不成熟,而今技术进步之快让人瞠目,《猩球崛起》系列更是成为这项技术目前的最佳应用范例。



动作捕捉一是要捕捉演员的肢体动作,再者是面部表情。肢体动作的话,演员在表演时要穿上特制的紧身衣,在身体关键部分贴上LED光点,红外摄影机捕捉肢体在三维空间的运动轨迹,如此形成CG动画。



《猩球崛起3》特效团队共有998人,同时工作最多有430人;一共有1440个特效镜头,占了全片的95%;而渲染这些镜头,如果换算成一台处理器的话,一共消耗了1.9亿小时,相当于5400年的使用寿命。



同样的,本片特效团队依然为新西兰维塔工作室,其视效总监则为Anders Langlands。


怎么样,这十部特效大片哪些你还没看过?而看过的里面,你又觉得哪几部是特效做的最好的?快来评论区和涛哥讨论吧!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每周都送电影福利,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