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专访迪士尼特效动画师:首先是把故事讲好,然后才是技术和特效

中国艺术报2019-11-13 08:31:46

  上世纪90年代,自皮克斯革新动画片制作的标准之后,这一动画电影的制作新贵逐渐崛起。与之相比,迪士尼推出的动画电影似乎风光不再。为了在动画电影领域重新崛起,迪士尼现任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采取了大手笔的并购,2006年在动画领域收购了皮克斯,以期用皮克斯的创意方式和管理文化重新激活迪士尼的活力。事实证明,经过几年的调整、改革后,迪士尼焕发出了新的创意活力。至2013年《冰雪奇缘》的推出,迪士尼已经毫无疑问地重归王者之位。近日公映的“热带海洋版《冰雪奇缘》”——《海洋奇缘》 ,不仅给寒冷中的中国观众带来了一股夏日清风,也让我们好奇,在强敌环伺的好莱坞,迪士尼是如何做到的?迪士尼又是如何找到制作超级动画大片的金钥匙、打开炫目动画世界大门的?为此,笔者专访了任职于迪士尼动画制片厂特效部门参与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惊奇蜘蛛侠》《超能陆战队》《海洋奇缘》等影片特效制作的特效动画师佟乐。


海洋奇缘》海报

  特效动画师的日常

  ○曹怡平:做真人特效和动画特效时,思维模式会不会不一样?

  ●佟乐:实际上不太会。一切都是基于真实世界的,研发也好、创作也好,都是基于真实世界。

  ○曹怡平:你们平时需要和导演沟通吗?

  ●佟乐:需要沟通。导演会把工作分派给不同的特效师来做。我们开始做一个段落的时候,会和导演一起准备这个段落。如果某个镜头是我的,我会坐到导演旁边,他会告诉我,他希望什么样的镜头效果。轮到别人负责的镜头时,就换别人坐导演旁,导演再接着分配任务。

  ○曹怡平:万事开头难吧?

  ●佟乐:是有一些挑战。虽然导演已经说了他想要什么东西,可开始做的时候,你很难100%确定他要什么。比如,在一个下雨的场景中,导演说我需要下雨,却没有描述雨有多大,你就需要自己先确定是小雨还是大雨。即便导演说要大雨,你也需要确定雨大到什么程度,是普通的大雨,还是狂风暴雨。通常,我要先做一个简单的版本,再给导演看。如果导演需要这样的效果,我们就往这个方向走;如果不需要,就再调整。这样做是为了锁定导演的心理图景。

  ○曹怡平:这样讲有点抽象,能举个《海洋奇缘》的例子,来说明一下你们的日常工作吗?

  ●佟乐:像德卡这个岩浆怪,就有很多层次要做,他头发的岩浆是一个部分,他动的时候手上可能冒出烟来,这是另外一个部分,而他背景的烟,又是一个部分。如果我先做背景的烟,我做好了之后,就可以交给负责人,负责人和其他员工一起来看我做的镜头,之后会给我一些建议。

  ○曹怡平:迪士尼在拍动画片的时候,要做一些实地的调研或者考察。你们特效部门也需要做实地调研吗?

  ●佟乐:我们不需要跟导演去,因为他们考察的内容和我们不一样。但我们也需要做一些实地考察。很幸运的是我们在洛杉矶,离海很近。刚开始启动这部电影的时候,研发团队会花时间去观察海浪的形成、海浪的运动方式。他们拍了很多视频,这些资料在做电影的时候可以供大家参考。我的上司曾经在家里做了一个试验,模拟岩浆爆发。他把这个试验拍成视频,以便观察爆发的速度和形状。总之,我们做考察跟导演做得不太一样。


《冰雪奇缘》海报

  迪士尼的金钥匙

  ○曹怡平:迪士尼怎么帮助导演解决问题?

    ●佟乐:我们有内部的反馈机制。从电影制作开始,到成品推出,大概会组织八到九次的放映。开始的时候,导演带着制作团队、编剧以及核心小组开始创作。因为前期制作存在很多问题,第一版、第二版通常都用分镜头来表现情境,然后找一些员工来配音。开始的版本不太流畅,因为是用铅笔画的,是2 D的,比如要表现莫阿娜出海,就画一艘船、莫阿娜以及莫阿娜带着小猪出海,虽然只有三幅画,但三幅画会拉到三秒钟的长度,以配合完工电影的时长。

  ○曹怡平:为什么需要分镜头版本?

  ●佟乐:分镜头是为了定景,确定镜头该怎么走,人物该怎么走。动画片和真人电影不一样,真人电影导演可以先拍出来,这样他就很容易知道镜头是怎么走的。但动画片的场景存在于导演的脑海中,需要用分镜头把它具体化,这样我才知道这个镜头是怎样走位的。有了这个模板后,后面的3D版就按照这个来做。每个镜头,3D的版本和2D的版本基本上是一样的。2D是一个简单的定稿图,3D的结构实际上和2 D是一样的。比如小猪站在莫阿娜前面,细节是她们两个以45度角往左边偏地站在船上,这些细节做完了以后,3D实际上和2D是吻合的。

  ○曹怡平:《海洋奇缘》有推倒重来的经历吗?

  ●佟乐:基本没有太大变化,唯一变化的是部分配角,最开始的时候小猪和公鸡都被带上了船。为了让故事更精简,删除了小猪这个角色。带小鸡上船,是因为不仅有很多关于鸡的笑话可以写,而且小鸡还救了几次宝石,这有助于故事的推进。

  ○曹怡平:动画片做好之前,都不会邀请外人观看吗?

  ●佟乐:到了第七版或者第八版的时候,会搞一个试映会。近来,迪士尼比较喜欢去亚利桑那州的一个小镇放映,那里的观众不太受到好莱坞审美的影响。放映的版本是半成品,大概已经完成了70%的动画、30%的特效,其余部分可能还是2D效果,把它们剪到一起,不是最终版,但故事基本能保持完整。在放映之前,迪士尼不会告诉观众电影的名字,但需要在意观众的感受,搞清楚观众喜不喜欢某个人物或桥段,并让他们说出喜欢和不喜欢的理由。

  ○曹怡平:观众的意见真的可以决定故事的走向吗?

  ●佟乐:观众看到的是比较成熟的版本了,不太可能出现大手笔的改动。如果有80%至90%观众看了之后很喜欢小猪,导演可能做一点相应的调整,给它加一点戏,但不会把它作为主角,大规模调整故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海报

  迪士尼的改革

  ○曹怡平:皮克斯内部有皮克斯大学,像这样的内部培训机构,你们有吗?

  ●佟乐:我们也会提供很多内部培训。有时候,会邀请一些导演或者编剧来分享他们的电影。我们会在电影前期的时候,请外部人员或者内部人员来做培训,不忙的时候也有一些培训课程。如果细到每个部门的话,公司每个部门都会提供一些专门的培训。

  ○曹怡平:培训是定期的,还是随机的?

  ●佟乐:可以理解成随机的,因为它不会固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动画部门如果需要我们提供技术上的帮助,或者反过来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就可能推出一堂培训课。大多数的培训是根据需要来创设的。

  ○曹怡平: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后,皮克斯的灵魂人物约翰·拉塞特成了迪士尼的首席创意官。在你的具体工作中,能感觉到皮克斯的文化会对迪士尼的文化有影响吗?

  ●佟乐:我们部门今天刚好和艾德·卡特姆开了个会。艾德是CG界的泰斗,他跟约翰·拉塞特和乔布斯三人创建了皮克斯。我们也问了他

  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也感受得到,两个公司的文化并不一样。皮克斯在硅谷,他们比较纯粹,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公司,而迪士尼是在洛杉矶,我们的总公司就在马路对面,跟我们公司是连通的,所以会有很多的限制。

  ○曹怡平:可以理解为,迪士尼的公司文化更保守一些?

  ●佟乐:怎么说呢?皮克斯毕竟是一个年轻的公司,而迪士尼公司有好几十年的历史,经历了起起伏伏,公司的文化肯定跟皮克斯很不一样。但自从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后,罗伯特·艾格让约翰·拉塞特和艾德·卡特姆两人过来,同时管理两家公司。他们到迪士尼之后,做了大量改革,我们可以真切感受到的是,迪士尼动画重新振作起来了。

  ○曹怡平:对,之前好长一段时间里,迪士尼都没有推出惊艳的作品了。

  ●佟乐:在此之前,迪士尼经历了好几次低谷。一次是华特·迪士尼先生的去世,他本人是一个很有远见、很会管理公司的人。可是他去世之前,没有准备自己的接班人,迪士尼公司因此经历了一次很大的低谷。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有一批不是特别热衷于动画的人在管理公司,这导致了迪士尼经历了另一次很大的低谷。一直到后来罗伯特·艾格掌舵后,他收购了皮克斯,请约翰·拉塞特和艾德·卡特姆过来后,做了很多改革。今天开会的时候,艾德·卡特姆就说,公司如果要招一个高管,你需要面试的是这个高管的手下,这样才会知道,这个人会不会管理手下。


超能陆战队海报

  故事性永远是第一位

  ○曹怡平:有的中国观众看了《海洋奇缘》之后,觉得挺像《疯狂原始人》的。在人物造型方面,《海洋奇缘》参考过《疯狂原始人》吗?

  ●佟乐:完全没有参考《疯狂原始人》。可能有的观众觉得他们都是穿草裙,动作都很灵活吧。这部片子在中国好像不是很轰动,但在美国票房很好。我觉得中美之间还是存在很大的文化差异,美国观众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们有机会去夏威夷旅行,知道波利尼西亚的人大概是什么样子。实际上, 《海洋奇缘》逼真地还原了波利尼西亚人的环境和生活。波利尼西亚人的体态比较胖,身上有文身,因为天气很热,男生常常都是半裸上半身的。中国观众可能还会觉得,两部电影的有些角色都没有穿上衣,皮肤又都黑黑的。

  ○曹怡平:你觉得还有中国观众没有理解到的其他文化因素吗?

  ●佟乐:这部电影和《冰雪奇缘》一样,是个歌舞片,里面有很多首歌。有的歌,中国观众可能并不觉得那么好听,或听不懂,就不那么买账。可是在美国,你一提那个帮我们写歌的林·曼努尔·米兰达(Lin Manuel Miranda) ,美国人一听到是他的配乐,就高兴得不行。他在美国很红。《海洋奇缘》里给毛伊配音的演员是道恩·强森,他在美国也很火。

  ○曹怡平:对迪士尼来说,是角色重要一点,还是故事重要一点?

  ●佟乐:故事比较重要。我们想要讲一个能够讲到人心里面的故事。如果故事不好看的话,观众就不太看得下去。迪士尼做的动画,不是纯粹给幼儿园小朋友看的,是全家人可以一起看的老少咸宜的片子。所以故事非常非常重要。在我们的制作过程中,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把故事讲好了,才会谈所谓的技术、特效、渲染、灯光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