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一场“火灾”引发的思考,到后期行业何去何从?

怡然时间2019-03-10 16:16:08

今天想说的几件事,可以选择性阅读:

1、发现险情,要不要报警?

2、导演的心思,如何来猜?

3、后期行业,该何去何从?


第一小节

先从火灾说起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春节计划和父母一起去厦门自驾游,陪陪家人散散心。一路上都非常好,南方的美景,气候很养人,见了俩老朋友也是盛情款待。网上订的民宿也超赞,顶层海景Loft,房子超大设施齐全又温馨,用户体验很棒。

但就在临走前一晚,发生了这个故事,或者说事故。

晚上12点左右闻到一股糊味,检查了屋内并没有异常。打开大门,霎时一股呛鼻的浓烟扑面而来!我天!整个楼道里都是浓烟!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第一反应是楼下失火了?赶紧堵好门,开窗通风。

接着就打电话给房东。

房东告诉我,有可能是因为闽南这边拜天公的习俗,有人在低楼层烧纸,而且他也有家人也住在楼下,不必惊慌。

W-H-A-T ?!

可是楼道里全是烟并没有减少的趋势啊!期间也尝试用湿毛巾捂住嘴下楼查看情况,无奈刚走出两步就被烟熏得睁不开眼。父母也被我的动静吵醒了。我们在十几层的顶楼,要是楼下起失火顺着楼道往上烧,火灾时又不能用电梯,那就完全无处可逃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报火警!?

会不会是我自己太过敏感?火情并没有坐实,周围也确实没有其他异常或嘈杂的声音,房东也说没事,报警也许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如果是真的怎么办?脑子里也开始胡思乱想,甚至第二天的废墟现场和新闻头条都涌了出来。

报?不报?

就这么煎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地,楼道的烟终于开始减少了,房东也赶来查看情况。确实是有人在楼道里用铁桶烧纸,而楼道的通风系统也不好,所有浓烟都堆在高层这里排不出去。

终于,危机解除,虚惊一场!

虽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依然让我很后怕。一直过了很多天,我都没有想明白,当时没报火警这个决定,到底是错或是对,万一要是发生了呢。

这让我很焦虑,焦虑来自于缺乏掌控感。我们不是神,永远都没有办法用上帝视角看到事物的真相,能做的只是根据有限的信息作出尽可能正确的判断,但是很多时候看起来就像在赌博。

直到某天看德州扑克,顿时犹如五雷轰顶!

德州扑克的菜鸟喜欢把输赢归结于运气,那确实是在赌博。可是高手不一样,他们永远都在计算概率,每开一张牌就重新计算收益期望(收益期望 = 收益 × 概率 - 损失 × 概率),只在收益期望为正的时候才选择赌,不合适就果断放弃。只玩一两把可能有输有赢,确实有运气成分,但是如果长期来看必然是赢家。


太过于纠结事物的真相本身,

只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焦虑中!


尝试用收益期望来解这个题:

发现险情,要不要报警?

假设我根据现场的形势判断,有10%的几率最后可能是火灾,90%可能没事。那么即便是这10%几率,对人身和财物造成的后果有可能是毁灭性的。

对我来说,是完全无法承受的。

对比报警带来的成本,完全都不在一个量级上,当然应该报警。求助专业人士,也比你自己对事况的判断要准确的多。况且作为纳税人,警察和消防员叔叔是有责任和义务来帮你解除潜在的危险的。

所以当险情出现,不要纠结最后真相是什么,只要有一定几率发生严重后果时,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应该即时报警。



第二小节

导演的心思,如何来猜?


在后期制作中,也有一些局面是无法100%完全掌控的,比如导演想法老在变,客户方案总在改,怎么破?如果把小伙伴们的抱怨,列一个Top排名,那“反复修改”必然超越“时间不够”,荣登榜首No.1。

其实在艺术类创作中,很多想法创意就像缥缈的烟一样,难以捕捉和描述。

电影导演(Director)的首要任务是“导”和“演”,期待导演能把视效也完全描述清楚,是不公平的。这时候专业性更强的视效总监(Visual Effects Supervisor)就登场了。

视效需要尽可能理解导演的想法,在此基础上再二次创作,制定出可执行的方案和目标,分解成任务交给视效艺术家们去完成。所以作为一个视效,很多时候都需要主动去“猜”导演想要什么,当然并不是瞎猜,我们自己也有武器库”:

① 参考:最直接的方式是参考,找图片、视频或电影参考给导演确认。比如导演说想要个雾霾式的末日感,找张图一看。那么所有人都知道你要什么,该如何去配合。虽然简单粗暴,但是有效率啊。


概念设计:是在前期制作阶段用视觉语言传达某项设计、创意、氛围的绘画形式。一种是针对资产,比如角色、机甲、场景、道具、法术等等。另一种是针对镜头,主要敲定气氛、光影、色调、构图等,帮助导演把想法落实,把范围又进一步缩小,离正确的概率又大了一步。


Previz和Postviz:直译就是前期预览和后期预览。前者是在电影正式拍摄之前,把故事内容用动画形式完整制作预演一遍。帮助导演把想法视觉化,协助制片人做精确预算,大幅度提高现场拍摄和后期制作的效率。而后者是在拍摄完成之后,将数字资产整合到实拍素材里,通过快速灵活的操作去调整修改,提前预估视效效果。避免了最终后期制作中反复修改,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


综上所述,其实没有必要纠结导演最原始的想法是什么,需要做的就是用我们的“武器”,一步一步地把缥缈的想法锁住,装到一个小瓶子里,分解成各个元素,变成可执行的任务交给视效艺术家们去完成。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也是双向的。在你了解导演想法的过程中,导演也在一点一点修正自己的预期,让事情变得更有操作性。


总结:

1、太过于纠结事物真相本身,只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焦虑中。

2、对于无法掌控的事物,只需要计算哪个收益期望更大,坦然接受,即便有可能失败。

3、只有积累知识、技能和经验,才能提高你判断概率和收益的准确性。

4、把人生当做一盘大棋,一生之中面临大大小小的选择时,都去计算收益期望。



第三小节

后期行业,该何去何从?


本来写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没想写第三小节的。但是鸡汤煲多了差点连我自己都信了,最后还是补一碗毒鸡汤冲冲肠胃去去火吧。

上面举的栗子,是很理想化的,但是现实却很残酷。

很多时候后期从业者并不能这么套流程按部就班地一步一步往前走。因为大家都很着急,特别是资本很着急。所以迫于时间压力,很可能概念还没设计完电影就已经开拍了,或者单帧效果都没通过就开始批量生产镜头,甚至方案一改再改,剪辑一变再变。

你去餐馆点了份宫保鸡丁,厨师已经在炒了,你突然说我不爱吃这个,想吃鱼香肉丝。行可以,那你再点一份呗,反正物料都已经用了,钱该付还得付,时间该等还得等,吃不吃是你自己的事。

或者流水线上正在生产汽车呢,突然客户过来告诉你,我不要这一款了,你给我换个设计呗。。。是不是要吐血。。。当然了,客户是上帝,有钱可以任性,你可以说流水线上产生的费用我出,你重新给我设计一批,也没毛病啊。

但是相同的事情放在设计类行业,那就是:哎呀,帮个忙再改一下吧,也不难。但是时间和钱的问题,甲方爸爸们通常都会选择性看不见。

一个完整的后期流水线从拿到素材开始,需要经过:IO,Match Move,Modeling,Layout,Animation,Effects,Texture,Lighting,Matt Painting,Roto,Compositing等等环节。即便是一点点修改,可能都会造成大量的返工。而这些消耗掉的人力成本是实际存在的呀,那么谁来支付呢?通常都是后期公司自己含泪吞掉了。

这几年都在说电影产业工业化流程,但是以前惯出来的那些坏毛病依然还在。到时间不交东西,做到后面改前面。这些放在以前都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是小作坊的工作方式,适应能力强。但是在工业化流程里,一条完整的流水线上,只要某个环节跟不上节奏,或者不符合流程,生产效率肯定大幅降低,甚至导致生产线崩溃。

以前老说五毛特效,这些年我和我的同行们都在努力,让流程更完善,标准更高。现在国内视效行业已经有了长足进步,一些大公司的流程都搞的有模有样,也涌现了很多不错的视效作品。但是整个电影制作的大环境,却是制约后期行业发展的根本因素。

回到本文的论点,其实不应该为了我掌控不了的事情而焦虑。但是使命感又让我不由自主的写出这段话。希望更多的制片人和导演们能听到这个微弱的声音,一起共同努力进步吧!


(完)


谢谢观看

欢迎留言或者关注本公众号

如果觉得有用,可以推荐给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