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杜琪峰:中国电影的发展未来一定是特效

电影圈头条2018-12-13 11:36:44

文丨任义    来源丨腾讯娱乐


1995年的香港,商业电影正如日中天,这一年总共有超过150部华语电影在香港公映,成龙的《红番区》香港票房高达5600万港币,大导演们更是基本没闲着。


然而40岁杜琪峰却整整“闲”了一年,此时已经在香港影坛摸爬滚打了15年的他陷入了思索——“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技术型的导演,拍过很多贺岁片,后来就想,我是不是就为了这些商业电影在生存?我的未来会怎样?”


一年之后,杜琪峰想好了:“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导演吧”,他决定发展属于自己的创作,那时已是临近“回归”,香港电影也开始逐步走低,很多香港导演,例如徐克,都已经开始尝试去国外发展,杜琪峰反而拉来一票伙伴,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制作公司,他给这家公司命名为“银河映像”,“银河”象征创意的无限,映像则是电影的根本——画面。


再后来的事港片影迷都已熟知——杜琪峰带领下的银河映像炮制出一批让港片迷至今奉为“圣经”的经典作品,20年后,当初前往国外发展的香港导演都纷纷北上内地淘金,不再拍摄“香港电影”,而银河团队在脾气火爆 “杜大炮”带领下立足香港,走向国际,创造出了“银河风格”,给观众带来了《一个字头的诞生》《暗花》《非常突然》《黑社会》《PTU》《毒战》等一系列港片佳作。


不过回顾往事,杜琪峰却说:“成立的第一天压根没想到能生存20年。”恰是港片的低迷,给了他创新尝试的机会。


银河二十年:商业片卖座的年代 根本没有机会



记者:成立银河映像的最初想法是怎样的?


杜琪峰:当时是对自己的一个鞭策,作为一个导演,应该以自己的创作为主,原创和风格很重要,这是成立自己公司的最大原因。


记者:银河成立现在20年了,公司从无到有现在那么辉煌,对你来说,最大的成就感来自哪里?


杜琪峰:银河映像给我带来的就是,有很多事情做也要做,不能做也要做。因为这个公司持股人不仅有自己,还有很多人,本来我自己会在电影的这个历程里继续发展,但为了维持银河映像在市场上或者江湖上的地位,我会去做一些不是很喜欢的影片,但是我必须要做。


对于我和参与银河映像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来说,这意味着香港的凝聚力。香港有不少电影公司,我们只是其中一个,能够做出一些电影给大家,让大家去参考一下,肯定会付出一些代价。在这二三十部戏里面,有几部自己喜欢的或者做到了自己想要做到的东西,就很有成就感了。


记者:银河成立的1996年,当时的香港电影市场应该还处在一个高峰的时刻。

杜琪峰:很不幸的是,我成立银河映像的时候,正是香港电影开始衰落的时候,可以说在最难的时候成立了这家公司,公司也曾让我的资产都几乎要没有了,96年到99年的头几年是很难的。


当时香港电影滑坡,很多电影票房不好,投资也变少,投资人也不知道哪个类型的电影能卖钱,回过头来看恰好给我们提供了生存空间去做一些不同的创作,不好的时代反而带来了一些机会,在商业片很卖座的时代,没有这样的机会。


记者:像《PTU》这样很风格化的银河电影,拍摄起来顺利吗?


杜琪峰:顺利,因为我在拍《PTU》的时候我同时在拍其它电影,最后用了300万港币,是集作创作,但很多东西是从我自己的想法开始,只有我的意见是最大。并不是因为市场的需要,因为谁而去做的。


就好像《枪火》一样,250万港币预算,原来大概是600万左右,我要的就是那种风格,老板开心得要死了,怎么可能300万给你就能拍一部电影呢?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给回你成品,甚至我都不知道拍什么的。开始创作前,我要让影响我的东西都消失,要不你就不找我做,我一直是这样的。


记者:《PTU》和《枪火》这样的银河经典电影在香港上映时的票房似乎不出色?


杜琪峰:不好。做了很多部都是在后来才出现反响,但以后很多人都会讲这些电影,海外、香港、内地;导演、观众、影迷都在说,它的价值是后来才出现的。


有一些电影需要时间去洗礼,可能需要10年,才有更多人明白的,有一些电影立刻就有反响,但很快就会被忘记。我觉得这不要紧,我想要100万的观众,可能一开始只有5万,到后来超过了100万观众,我觉得是很成功的。


记者:但当时反响不好,不会有失落吗?


杜琪峰:无,因为我知道你以后会明白。我们也做了很多电影票房很高的,例如贺岁片,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要做些什么。


记者:刚才提到说银河创业初期很艰难,后来再遇到过这种艰难的局面吗?


杜琪峰:艰难永远是以不同形象出现的。需要面对的事经常会来的,无论是在创作上还是市场上都有压力,你会受到它的影响。当然如果没有资金的话,连想都不能想。所以只要有资金,我们应该努力地发展电影的梦想。


记者:银河映像对出品的电影有什么要求?


杜琪峰:尽量是导演的作品,要有一定的风格,更重要的是他要传递一个信息,有一个主题。每一部由银河映像出品的电影都是我们的心血,即便是为市场而做的那些,它也会有自己的风格和力量,你会看到一些银河映像的形象或者思想在里面。


创作:投资人给不了我压力 很多明星不会演戏



时间回到44年前的1972年,17岁的杜琪峰在香港无线电视台当信差打杂,他在那里经过两年的艺员班训练,跑了许多的龙套,干了更多的杂活,也放弃了“演员梦”,跟着香港老导演王天林(王晶的老爸)转战幕后,做起了导演的行当。


从1986年的《开心鬼撞鬼》开始,杜琪峰走上了商业电影导演之路,他合作各大影星,拍摄了将近20部形形色色的各类影片,屡创票房佳绩。在片场脾气暴,对工作人员要求高,言语毫不遮掩的他也在香港影坛闯出了一个“杜大炮”的名气。


从1987年起和杜琪峰长期合作的资深美术指导余家安这样说杜琪峰:“他的‘急’,可能是全香港导演之冠,他很怕现场工作人员(或是演员)没有做好先前的准备,无聊地浪费时间。他亦是我见过最能拍出多种不同类型、题材的电影,大多数都保持一定水准的导演,亦是一个很努力,用心将不太会演戏的“明星”拍了出来,懂得演戏的一个导演,他不会放弃演员,会尽力按著他们的水准作修改等等,让演员按着自己能力去尽量做到接近导演的要求……杜导其实讲话好真实,而且亦是很大胆色,从不保留。”


尽管已经给观众带来了那么多佳作,然而杜琪峰却说自己还在寻找自己真正想拍的作品,银河的20年岁月让坚持创新和尝试的杜琪峰更加坚定,比如亏钱也要做的歌舞片《华丽上班族》。


即便是市场先行的影片,他也会坚持在其中做新的尝试,保证自己的独特主题,比如新片《三人行》专门设置了赵薇这一女性角色,将影片所有场景放置在医院当中……用他的话说:“破亿票房又怎样?关键是电影是什么。”


记者:《华丽上班族》制作很精良,但在市场反应惨淡。


杜琪峰:这是一早就知道的了,中国观众还没有懂得怎么去欣赏音乐片。其实也不是观众的问题,音乐片做得少,艺术价值高的是样板戏那个年代的音乐片,但真正在商业上和电影工业上面,音乐片几乎没有。


我当时知道这部戏票房一定不会很好。但我觉得我应该去做的原因就是,至少我们有这种类型出现,其实整部戏我都觉得很满意,唯一遗憾是令老板亏钱。


记者:你拍电影一直会有做实验的心态?


杜琪峰:其实很多电影都有实验,很多银河作品就是我都是习作,类似《枪火》《PTU》《文雀》……


记者:但是拍电影还是会有从市场出发的考虑吧?


杜琪峰:第一是创作人的意念,第二是才是追随市场。我们要的是观众,在这两个条件下,要平衡。比如有一些戏不在内地上映,制作就小点好了,只要不要改变你原来的意念就行,如果要改变你的意念,你要想值不值得,在改和不改之间犹豫是很痛苦的,所以要有选择,决定去做还是不做。


记者:合拍片越来越多,会对银河和你的创作方向有影响吗?


杜琪峰:对我们来说的影响是在创作上。合拍要有心理准备,在香港拍电影更自由,没有约束,更透彻。面对审查你可以用你的聪明的方法去解决,都解决不了的时候,你就要考虑做不做了。


记者:很多香港导演已经完全适应合拍片了。


杜琪峰:每个导演有不同的理想,就像银河映像我有自己的坚持。如果只是一个快手这样的电影工作者,很多作品会没有意义,用完就没有用了,跟纸巾没有分别。


但是如果是一个手帕,你会记得你有一个小手巾,对环保有帮助,我希望做到的是——中国人的电影里面至少有一种热情,而不是纯为了钱去拍,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我自己舒服地做我自己电影的世界,快乐的电影。


出钱的人如果给压力给我,我情愿不做,他们也知道给不了我压力。我有坚持的嘛,何必要那么辛苦呢。


记者:这些年你拍过很多警匪片和爱情喜剧,对你来说,拍哪种戏更享受一点?


杜琪峰:我没有那么复杂。银河映像原创是最重要的,我们做多元化的电影。拍爱情喜剧是为了本小利大而已。很多时候老板喜欢你的东西,那你也要在你自己的空间中回馈你老板一些东西,这需要很好的平衡,如果不是话,我觉得人家投资给你,会很绝望。


记者:银河一开始拍了很多小成本影片,现在的情况是电影制片成本越来越高了。


杜琪峰:一直以来银河映像都很少大成本制作,一千万都算是大制作了。后来是因为市场的改变,人工变贵。现在明星拿的人工是最厉害的,付出却是最少的,而很多观众要看的就是这些人,我很奇怪,创作人应该是不断每时每刻都在想怎么拍电影,反而他得到的是最少的。


我其实是很不喜欢用明星的,他们根本不是演员,很老实跟你讲,很多都是靠知名度,都不会演,但他拿到钱最多,我觉得电影科技发展总有一天会不需要演员的。我们只想多一些东西,令我们创作的世界大一点,破亿票房又怎样?电影是什么呢?


记者:经常有这样的说法,过去演员会卖力一些。


杜琪峰:可以这么说。现在是要在电影里面拿好处,没有人会为电影去付出更多的。香港电影一直不停在改变着,就我进入香港电影工业,到现在有大中国电影市场,很多工作者付出了很多,但现在变了。


记者:银河的哪一部电影是你最满意的?


杜琪峰: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部满意,相对来说最喜欢的是《柔道龙虎榜》,我是一直在学拍电影,想拍什么我也不晓得,想好了就马上去拍,只能继续去工作,继续去找。


银河的未来:放手给年轻人 电影的未来是特效



从成立的那天起,银河映像就以杜琪峰、韦家辉、游乃海三人为核心主创,这个“铁三角”支撑起了银河的今天。在银河映像纪念成立20周年的很多场合,杜琪峰已经不止一次公开表示,银河的接班人就是游乃海。


而面对内地电影市场突飞猛进成为票仓,香港电影江河日下的情况,杜琪峰和银河的对策多少有些无招胜有招,一方面,杜琪峰希望在创作上更多发掘、依靠年轻一代,给足自由和空间让他们去闯荡;另一方面,银河则在产业上展开布局,比如开发艺人经纪工作,在内地开设工作室和摄制基地等等。


一直以来坚持电影需言之有物的杜琪峰甚至认定商业电影的未来是特效,银河映像在海润发布会上“非常突然”发布的新项目《皇帝大战蚩尤》着实让人大跌眼镜。一边是香港本土,一边是内地巨大的市场,要发展的银河映像似乎不打算来一个“向左走、向右走”的选择,而是两条腿走路,“以和为贵”。


记者:你觉得内地市场的迅猛发展给银河带来了什么样的机会?


杜琪峰:在国内给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电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也会让我的电影获得资金上的帮助,中国电影还处于孩子的时代,将来它会发展得更好。


但是作为电影工作者来说,他的梦想就是能达到自己所想的东西,成功未知,但至少他能够表达出来。问题是现在的电影只是工业,看不到任何理想在里面。


记者:你多次提过银河的接班人就是游乃海导演。


杜琪峰:我的年纪也大了,主持一间公司,你要想很多东西,很复杂,我的精神不如以前,以前一年拍两三部电影都行。银河应该有下一代的人去主持,去决定一些东西。我的做法就是,这几年让银河映像的这个平台更扎实,让它继续发展未来的电影。


记者:关于银河未来的发展计划,除了培养新人之外,还有其他具体的规划吗?


杜琪峰:无。头十年是我和韦家辉、游乃海三个人为主力。第二个十年,有了不同的导演,未来十年是希望新一代导演去做的东西。


他们要怎么想他们去想,一定要放手,不能够捏着,香港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我们是不需要送审的,这是很难得的机遇。他们要好好珍惜。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重要,我们不能失去。


记者:但是纯粹的香港电影也会有局限性。


杜琪峰:250万我也可以拍电影,700万也可以。只要有基础资本,我都可以拍,内地市场影响我们的只是创作上面,影响不到个人思维。这几年来,香港年青一代的电影很成功,有一些很突出的电影出现。


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必然,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城市,一个乡村,都有自己的情怀在那里,有感情在。这个感情是实实在在的,去其他地方没有。感情要抒发出来的,要表达,还要透彻的去表达,才能引发共鸣,有一句话非常的精彩,也是永恒定理——感情越是见逝越是澎湃,我们都是人嘛。


香港电影的未来可能是小品,有一批年轻人能做有情怀的东西,他们对本地有感情,才能做出好作品,作为中国导演的一部分,能够进步,也非常重要。


记者:银河的未来也会坚持香港情怀的制片路线?


杜琪峰:我去内地,可能不会明白当地的情感,我是在香港长大的,虽然祖上是移民,但我的养分就是来自香港,所以每日生活的事情都会在我们电影里面有表达,而这种表达是透彻的,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样,非洲人落后的部落也有自己的文化,你给再多的东西他们,他们也未必会接受到你。


还有一个价值叫做世界价值观。比如言论自由,就像在香港,人们拥有宗教自由、出版自由。如果舆论导向想要去控制一些事情,我不是觉得在他看来是错的,我们会想我们根本不需要这些啊,我们需要的是原有的生活方式而已,原来的方式50年不变嘛,我很尊重它,文化需要支持,国家需要对自己有信心。


银河的这10年,我们找到了香港电影的“根”,香港从战后香港电影一路发展到现一代一代带动发展,现在这个“根”可能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包括内地也有自己的传承。香港电影的未来可能要放在大中国背景下的一部分,作为一分子、一个代表,也会带动一些变化。


记者:两年前你曾预言今年世界经济会不好,香港楼市会“爆破”,现在还这样认为吗?银河如何撑过经济寒冬?


杜琪峰:你自己看,香港楼市已经很惨了,最烂的时候会是18年。这是一个时代的周期,我们只能更加努力去工作,经济不好,投资要讲能力,只能比以前更努力的工作才能获得机会。


记者:那么你觉得银河目前最紧迫的事情是什么?


杜琪峰:特技电影是未来很重要的发展方向,这是必须发展的市场,所以我们需要去学习,游乃海、郑保瑞他们都需要在这个方向内寻找他们的题材。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在电脑时代长大的,今天好莱坞商业成功的也都是特效电影,我们中国电影不走这条路,很难争取到观众,所以电影的发展未来一定是特效。


-END-

感谢您关注电影业内订阅最多、最活跃之一的电影圈头条微信平台:dyq8848。希望与我们交流,请加电影圈头条个人微信号:dianyingquan,将有机会参与线下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