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2分钟普通人变杀人犯,人性从来经不起试探

留通社2019-03-08 09:15:25


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网易公开课(ID:open163)



“以前我没的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做个好人很难吗?如果不杀人不犯法就算“好人”的话,有一部口味太重无法引进的真人秀想告诉你:难!


英国真人秀《The Push》(就范)里,通过心理操控,能让一个普通人在72分钟内变成杀人犯。


上面那句台词,在真人秀里变成了:以前我是个好人,现在我没得选。




72分钟普通人变杀人犯



真人秀开始。


节目组在征集志愿者的阶段,就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测试。


面试者被带到一个房间里填表格,此时座位上已经有三个人,面试者不知道他们都是演员。


演员被告知,一次铃声就站起,二次铃声就坐下。


面试者事先没有被告知这个信息,所以在面对“同伴”做出难以理解的行为时,只有两个选择:


1、做自己的事,不受其他人影响



2、不管了,先跟着做



第一类人是很能坚持自己的人,他们都被节目组淘汰了。


第二类人里面,最终有四人入选,克里斯是其中一个。


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29岁,单身,是一家印刷与设计公司的联合总监



克里斯突然接到了一个名叫汤姆慈善机构高管的邀请,去参加一个满是“位高权重”的嘉宾和富豪的慈善晚宴。


晚宴上,有一众明星录制的祝贺视频循环播放,看起来格外高级。



神探夏洛克Watson的扮演者Martin Freeman在“晚宴”上的录像


进入后台,有人和克里斯借手机,他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把手机带走,就意味着克里斯处在了信息的“半封闭”状态中。



之后,一旁的高管说时间不够了,要求克里斯把素食的标签旗插到香肠卷上。


克里斯言听计从。



从服从主办方的小命令,到因没有穿西装而产生的自卑感,克里斯正一步步被心理魔术操纵着。


克里斯昂首挺胸走进宴会大厅,就发现自己是个“异类”:没有人通知他要穿正装,可是参加晚宴的所有人都穿着靓丽的西装礼服。


在“大人物”们面前露了怯,没有穿正装,让他感觉自己“低人一等”。



克里斯亲眼看着宴会的绝对主角——捐了500万镑的金主伯尼吃下插着素食标签的香肠卷,他什么都没说。



这时候的克里斯,已经彻底是高管的同伙了。


他听高管的话,在伯尼面前马上变成拎包小哥。



不仅“服务周到”,克里斯还对金主不好笑的烂梗回以微笑。



克里斯被带到天台,看到一众“大佬”,寒暄的时候发现彼此姓氏相同(节目组安排好的),从而获得了一种亲密感,更不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产生怀疑。



之后,回到会场,意外发生了。伯尼在克里斯面前突然晕倒。



此刻,现场只有高管和克里斯两个人。克里斯听从高管的安排去找药。


而等他回来,伯尼已经“死了”。


高管开始忽悠克里斯:不能让这么多贵宾看到死人!先帮我把他藏起来再说!



正如节目组所计划的,帮了别人一个小忙,以后就会帮一个大忙。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克里斯的小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在把伯尼藏进箱子后,假扮伯尼上台演讲。



“偏偏巧”藏尸的箱子要被搬上台作为道具。



高管说要转移尸体,但是因为遭遇了一些意外,最后决定抛尸楼梯间,假装金主自己摔死的。


他对克里斯说,“既然是摔死的,他身上应该有淤青。你去朝他肚子踹两脚。


节目组的人也通过耳机指导“高管”的扮演者,“告诉他,这不会伤害到伯尼,伯尼已经死了。



但即使克里斯被诱导着做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还是坚守了最后的底线,他拒绝了。


这时伯尼的妻子突然出现,她说了一个惊天消息金主有嗜睡症,睡着了的时候像昏死过去一样,但是他还活着!



这个消息让克里斯崩溃了。正当他在主办方的要求下向人们阐述真相时,醒过来的伯尼已经自己跑到天台,激动地大喊:“你们这些混蛋!我录下了你们对我做的事,我要送你们进监狱!



众人惊恐之际,伯尼却像故意给他们机会一样,坐在了没有防护的天台边缘……



害怕失去工作的“高管”们,开始怂恿克里斯:“ 去制造一起‘意外’你就可以不进监狱了。


克里斯,只有你能做。


克里斯,把他推下天台。



众人猛劝克里斯的同时,名人录制的视频也在一旁的大屏幕上滚动着,有一句话不断飘进克里斯的脑袋:


“Whatever it takes.” (不惜一切代价)



相同的试验,在测试环节入选的四个人中,另外三个都和克里斯一样照做了所有被要求的事,插素食旗、拎包、藏尸……


甚至,他们为了让伯尼死得逼真一点,真的上脚踹了他的“尸体”。



并且,最后都选择了“推”。



节目组给伯尼的扮演者设置了安全绳,也用极精湛的技术制作了和伯尼1:1比例的人模来伪装成尸体,所以没有人身体受到伤害。


而心灵,就不好说了。


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推下天台的测试者,在知道了节目的真相后,要怎样面对自己?


不知是不是为了不忍看到同样的结局,节目组的“托”们给了克里斯选择的机会:推,或者走人。


克里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杀人是“正常”的决定



真人秀的目的,是为了印证心理学中“社会屈从性”的可怕。



这一切背后的“主谋”达伦·布朗用这场实验证实:一个人选择执行某个命令,只是因为其他人让他这样做。



达伦·布朗是谁?


如果看过英剧《神探夏洛克》,你应该对他并不陌生,他是唯一一位扮演自己的人,还催眠了华生。



他是英国家喻户晓的“心灵魔术师。


在他创办的各种大胆的真人秀里,能预测中彩票数字、催眠一群老人去偷百万富翁的画、玩“俄罗斯轮盘赌”将枪口对准自己……



而在《The Push》这档真人秀里,他只用了72个分钟,就再一次印证人性里的“魔鬼”部分。


在真人秀的开始,达伦·布朗还做了一个初级实验。


一位正在喝咖啡的男士突然接到了一名自称探员的人的电话请求他帮助带走一个婴儿。


探员说,正在看着婴儿的女人并非是真正的母亲,请他假借“有电话”的理由支走这位女士,并将婴儿车推到外面。



即便这个人不知道电话那头的“探员”是真是假,他还是照做了。


“感觉很糟,我带走了别人的孩子”。


对他而言,警察这个身份意味着安全领域的“权威”,社会屈从性让他毫不怀疑地选择了执行命令。 


所以之后真人秀中的情节进行得如达伦布朗预想中顺利。


测试者仅仅因为被命令、感到自卑、别人说这是对的,就能做出夺走别人生命的行为。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当集体中出现一个“强者”的时候,你习惯于让TA帮忙做决定?


一开始只是交出了选择权,之后就失去了对事情的判断。有一天,当质疑都消失的时候,人人都沦为附庸。


在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里,一群心理状况良好、判断力正常的学生志愿者被随机分配为警长和囚犯的角色,通过模拟监狱生活测试被试者的反应。


结果从实验刚开始,被分配为警长的志愿者就开始通过惩罚囚犯建立权威,通过一系列措施,最终囚犯们慢慢接受了自己的囚徒身份,不自觉地屈从于“警长”的命令。



“囚犯们”在警长的命令下做着各种肮脏低贱的工作,互相间也开始不称呼名字而称呼监狱编号。


通过不断强化警长的权威,囚犯们一步步丧失反抗的欲望,甚至自愿服从警长的命令,而“志愿者”、“普通人”的身份反而被遗忘了。



生活中的屈从者



有人可能会认为,以上都是极端案例,但“社会屈从性”就藏在生活中不易被察觉的细节中。


日剧《Legal High》(胜者即正义)的特别篇讲述了一个校园暴力事件,律师古美门受一位母亲的委托,试图揭开一位跳楼自杀的男孩被欺凌的真相。


在调查中,律师发现这个校园表面的和谐平静之下是非常残忍而固定的秩序。


老师为了不被学生讨厌而选择对欺凌行为视而不见,“由牧羊人成为羊群中的一员”;


学生们通过欺凌“被众人讨厌的人”而在这个集体中获得生存的权利。


古美门说:欺凌的本质是气氛,名为气氛的魔物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在这个敌人面前,法律也许都无能为力!


它是个能吞噬一切、日渐壮大的可怕怪物别说面对,连逃脱它都难上加难!



这种气氛绝不仅仅存在于校园,在职场、在社交中也可能时刻让人无法呼吸。


职场新人被欺压敢怒不敢言,第二年却转头欺压新入职的同事;一个社交圈集体排斥、孤立某人,这并非出于纯粹的共同厌恶,而是出于集体的裹挟……


因为身边的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所以众人即权威,反抗即异类。


人们成为被集体操纵的机器,只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安全的甚至仅仅因为这样做是不需思考的。


这种屈从的结果可能就是我们成为了冷漠无为的旁观者,甚至成为了《The Push》中的“谋杀犯”。




躲开集体的陷阱



一个未被揭露的秘密是:那个“强大”的人/团体,内里可能空无一物。


做一只沉默的羔羊很容易,但是只要开始思考,就不能忍受源于知识、地位不平等而带来的不自信。


十几年后,遭受校园暴力的人开始声讨当年的不公,遭受老师性侵的台湾作家用死来呼吁人们不再沉默。


他们在说什么?


“当时我还小,现在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判断”


一个人的强大在于去检视、肯定自我的存在。


在《就范》的最后,克里斯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后说:



那你呢?现在你,在干什么?


本文转自公众号“网易公开课”。网易公开课,分享全人类的知识。公众号:“网易公开课”(ID:open163)微博@网易公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