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没有这间新西兰公司,《魔戒》《阿凡达》《金刚》都拍不出来!

Mtime时光网2018-11-19 06:01:51

从美国洛杉矶到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的维塔工作室(Weta Workshop)需要乘坐两趟航班,但世界上也许没有其他制作公司能像维塔一样,凭借其卓越的成就让最疲倦的旅客依然保持活力。当你穿越惠灵顿的街道,驶向创始人理查德·泰勒从一间公寓逐步扩展成全世界电影业界标杆的公司时,很难压抑心中的兴奋之情。



维塔总部


维塔总部坐落在威灵顿郊区一个叫做米拉马尔(Miramar)的隐蔽角落,公司由理查德·泰勒和他的妻子塔尼亚·泰勒(Tania Taylor)一同创建于1987年,现在已经发展成电影特效帝国和业界领军企业,为全世界电影制作道具、现场特效、特效化妆、微缩模型和武器装备。

      


维塔工作室logo


维塔的名字灵感来自新西兰最大的直翅目昆虫——沙螽(Vita),这种昆虫在近两亿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一点进化,其形体特点一直保持到现在,是新西兰这个国家最早的生命体,也是整个自然界最大的昆虫。目前沙螽在新西兰受到人工保护,维塔工作室的logo上也加上了沙螽的样貌。(彼得·杰克逊的电影《金刚》中曾出现过这种生物。)

      


维塔官网已经换上了新项目《长城》的背景图,他们为这部张艺谋导演的新片设计了盔甲、武器、服装等道具


在从维塔数码分开重组后,维塔工作室作为独立的实体正式建立,维塔数码现在的领导者是特效行业的老将乔·雷特利。工作室的艺术家们参与制作了彼得·杰克逊早期的电影《疯狂肥宝综艺秀》和《罪孽天使》,接下来他们又为杰克逊执导的《魔戒》三部曲提供了所有实体道具,后者也为泰勒和他们的团队赢得了四座奥斯卡奖杯。


维塔工作室参与制作的电影包括《佐罗传奇》《金刚》《纳尼亚传奇》《第九区》《极乐空间》和《霍比特人》三部曲。他们也参与了鲁伯特·山德斯导演的最新作品《攻壳机动队》,制作了硅制的热光学迷彩,这套衣服成为斯嘉丽·约翰逊在片中的第二层皮肤。此外维塔还重新设计制作了《超凡战队》中的制服。



《霍比特人:意外之旅》中意图炙烤矮人们的巨魔的雕像


大巴穿过维塔之家的入口,在大门外树立着三座巨人雕像为游客们提供自拍的素材,我被工作室的导游领导外观平凡无奇的维塔总部大楼,随后工作室创意总监和创建人理查德·泰勒带领我在大楼内展开一场个性化的参观。


泰勒个子很高,看起来非常友善,一见面他就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在我提到威灵顿的地形让人想到彼得·杰克逊1990年代的电影《恐怖幽灵》后,泰勒向我分享了这部由维塔参与的影片幕后制作的故事。尽管泰勒的日程表已经安排得非常拥挤——他要负责管理十多个不同部门和几家公司——但他不需要我太多引导就能滔滔不绝地和我讲上好几个小时。



理查德·泰勒


经过一段为常规游客展示维塔工作室日常工作的视频后,泰勒开始为我们讲述工作室的具体编制——多个部门和小型附属公司负责不同的领域。“公司实际上是一个复杂的结合体,”泰勒解释说,“你现在身处的是与维塔数码相对的维塔工作室,两个公司只有一墙之隔。在工作室,我们有相当综合的体系,多个部门为电影提供服务。”



《金刚》微缩模型


这些部门包括石街制片厂,《金刚》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公园路后期制作公司,一家最先进的后期制作机构;朴茨茅斯租用(Portsmouth Hire),一家提供生产设备的租赁公司;Pukeko影业,一家针对多媒体平台娱乐的制作公司;当然还有维塔工作室,一家专注于制造奇迹的工作室,泰勒讲到了公司重要的人事细节:“工作室有相同数量的男员工和女员工,这种比例在特效工作室里非常罕见。”他谈论及此时倍感骄傲。


维塔公司的出身,和它的创始人的性格一样谦虚。在一次采访中,泰勒曾提到公司刚成立时的状态。“我的妻子和我在1980年代末搬到威灵顿,在我们家公寓的库房里建立了一间工作室,为当地公司提供服务。大概五年后,我们很幸运遇到了彼得·杰克逊。他正打算开拍第二部电影,我们也参与了制作。从那时开始我们不断发展,一直到今天的样子。我们现在是一家拥有11个不同分支的机构,比如出版、营销、公共艺术展览,提供各种服务。”



维塔细分为:石街制片厂、维塔工作室、维塔数码、公园路后期制作中心


在泰勒的带领下,我在维塔工作室的参观非常有趣。工作室的一切对泰勒来说稀松平常,但我却因为过分激动而感到一阵眩晕。我们从一个房间来到另一个,泰勒为我介绍了工作室的艺术家和技术人员,他们平时负责橡胶鼻子、微缩模型、化妆、建模、武器和关于实体特效任何你能想象到的工作。不同部门房间的走廊里摆放着他们成功的样品,包括剑、战斧和盾,还有著名演员的脸部模型,这在不久的将来被用来设计角色的妆容和戏服。



另外,通道之间还有一个收藏有仿真生物的区域,这里陈列着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建筑、汽车和被用在不同剧组的布景。这些道具能帮助影片发展视觉特效,也可以帮助电影完成实拍工作。


维塔特别开辟了一个崭新的房间,其中摆放着他们最早的战利品,包括《群尸玩过界》中的不死宝宝,这些存留下来的模型还被用在《疯狂肥宝综艺秀》中;一尊已经腐烂的猎犬的雕塑,它是《恐怖幽灵》中备受喜爱——但已经死了的——宠物狗的基础模型。为了不与其合作公司维塔数码混淆,维塔工作室负责建立真实的道具和物品,而不是通过电影制图创造出虚拟的产物。

      


《魔戒》场景模型


在这次概览式的参观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泰勒对微小细节的关注。他不光参与了几乎每个部门的工作,甚至参与到特定的项目里。在参观出版部门时,泰勒停了下来,针对出版团队打算用在下一本书上的金箔提出了他的想法;当我们悠闲地走过维塔之家中的景点时,几位艺术家正在雕刻豚鼠大小的《魔戒》场景时,泰勒建议他们强调出几个毛发旺盛的霍比特人,为参观者提供一个参照物。


从一个区域到下一个区域检查团队工作的过程中,泰勒看起来非常轻松,他时不时提供一些建议,团队成员看起来也汲取了他的能力,以同样的平静又忙碌的心态投入工作——维塔工作室的工作虽然意味着高压力,但却建立在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和鼓励享受工作的氛围上。


泰勒在工作中倡导创造差异,这不仅帮助不同电影人制作出许多绝妙的电影,同时发展出一种强壮、紧密和强调合作的团队。维塔设计总监Ben Hawker认为:“特别是在新西兰这种小国家,你很难成为一名专业人员——你必须擅长很多事情,才能在这里拍电影。而建立维塔的理查德和塔尼亚就很喜欢从事很多事情。他们一直看重工艺、在意细节。他们不仅重视如何建立这些机制,同样关注它们背后的价值。”



维塔未来的一些项目,包括张艺谋的《长城》


Leri Greer是维塔的一名概念设计师,他也参与了明年上映的《攻壳机动队》的制作。他认为威灵顿团队的凝聚力和坚定意志才让他们的作品变得如此突出。“你从制度上就能获取一种坚定的信念,”Greer说道,“电影在某一时刻才会通过各部分组合成一个整体,你会希望人们能够相处愉快,合作无间,还希望最后电影能被证实是优秀的。但当你来到维塔工作室,你已经找到一个你要一起工作的组织。我们从一部电影再到另一部电影,又到另一部电影,我们会把学到的新知识带到下一步电影里。这是一个小型的放大器,尽管它无法保证电影一定会很好,但它是一个筹码,它能向人宣布:如果来我们这里寻求帮助的话,你会得到很多经验。”


在泰勒带我参观完工作室后,我又参观了维塔之家。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花了45分钟时间在放满道具和设备的展示室之间来回穿梭,这些都是维塔多年来创造的成果。这场参观如同观看《魔戒》等影片DVD中的制作特辑福利,不同的是在这里你有机会摸到这些道具,近距离看到他们制作的细节。




游览最大的乐趣在于粉丝可以看到他们最喜欢的电影电视道具:你可以路过《极乐空间》中的一把枪道具或者《霍比特人》中的剑、《魔兽》里的盾牌和用来制作《恐怖幽灵》中幽灵的微缩模型。展区内最酷的展品是为《第九区》设计的等尺寸的盔甲雕塑以及为没有机会实现拍摄的《光晕》电影而制作的测试短片和真实汽车。

      


维塔工作室为《第九区》设计的外星人枪械


在午饭后,我又参观了《雷鸟神机队》的道具室,经历了一场独特的幕后体验。我只对原版剧集比较熟悉,没有看过更新后的版本,但即便窗外冰雹猛烈敲打建筑房顶,也难掩这一次神奇的参观经历。


在导游带领下,游客穿梭在各个景点之间,观看幕后主创们如何使用不同规模的模型为电脑生成角色并创作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如何为这部老剧提供特效工作以及科幻和奇幻的故事。最棒的是,通过参观还能增强孩子的创造力,告诉他们如何同节目创作者一般,使用果汁机、一次性剃刀或者发胶瓶等日常道具,就能营造出讲述奇幻故事中真实可信的环境。


我们以在靠近工作室的乐声戏院(Roxy Teather)中的一顿晚饭结束了充满采访和参观项目的一天,这里是泰勒和妻子买下的一家经典电影院。除了放映当下的电影以外,他们还准备了一间专门为老电影准备的储存室——这里的活动包括在万圣节的时候放映环球一系列经典的怪兽电影——同时还举办新片的特殊首映式。他们售卖啤酒和红酒,还提供根据不同主题量身定做的整套午餐和晚饭:最新的菜单是新奥尔良主题的,但是他们会逐月更换主题。


影院的放映师非常友好地带我们参观了放映室,这里有适合35毫米胶片电影的放映设备,但他们放映的大部分影片还是采用的数字放映设备。我们吃完饭时,大楼里正在进行《香肠派对》的收尾工作,派对上提供免费的热狗、气球和成人彩色书,庆祝影片首次放映。

      


维塔工作室员工为《怒海争锋》搭建轮船模型


第二天早上,我穿过寒冷又多风的市区,参观了蒂帕帕国家博物馆(Te Papa museum)正在举办的展览:“加里波利:我们的战争规模。这场展览中的展品由维塔工作室创造,为游客展示加里波利战争的细节,我通过1980年代年轻的梅尔·吉布森主演的电影了解到这场战争,但很快发现自己却被展品震惊到了。


维塔设计了八个根据真人形象以及工作室模型创作者自身的启发而制作而成的人性雕塑,他们的尺寸是正常人类的两倍半,比我高出很多,在我穿过地图、录音以及其他展现新西兰士兵在国家最糟糕的历史时期所忍受的恐怖环境的展品时,这些雕像就悬在我的头顶上。雕塑的尺寸让这次经历更加私人化——他们身上由相应规模的针线手工制作的服装、头发、硅制汗水,甚至是唾液和血液都强调了新西兰人民所做的牺牲,以及战争所带来的悲剧生活。

      

在回想展览的细节时,我被邀请回维塔经历了一次私人化体验,这让我对他们的手工成果有了更深的印象。一个叫做Kimmy的年轻艺术家给我化了一个特效妆,让我看起来像被打了一般。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聊天,他们很乐意为那些有钱有闲的游客提供娱乐,满足他们的任何需求和愿望,游客可以享受到与导演、收藏者一样的服务——很多导演来到维塔寻求独特的手工技术,让他们的电影和作品区别于其他人。


30分钟后,在Kimmy的帮助下我脸上已经化上了全是脓包的三级撕裂伤,正好赶上我去采访泰勒的时间,这位电影人和创意家从他繁忙的工作中提前为采访抽出了几个小时。采访一开始,泰勒谈论了维塔早期建立时的背景,公司进入当下从事领域的过程和未来的野心,他对事业的想法以及理想职员所具备的品质。在他的回答中,我能感受到他对电影制作中手工艺术的激情、奉献,对新西兰绝对的热爱,对如何与他人合作创作出独特、有趣、令人深刻的作品的透彻理解。

      


维塔工作室车间一隅


“我们不是帝国建立者,”泰勒在采访中坚持说道,并报以一个微笑。“我知道这很难有说服力,毕竟我说这话时你刚刚参观完工作室,知道这里有多大,也清楚这里正在进行的所有事情。但是我们不是制定出一个概念化的商业计划,然后通过在公司里建立新的部门和机会来付诸实施。驱使我们成就这一切的是我们对生活中许多独特事物的创造欲望,这都基于我们对制作事物的热爱和通过双手创作的乐趣。我从不希望用一条规范来限制我们的前景,比如我们是做特效的人。我想一直保持开放的心态,这种心态让我们在这么多年来乐于接受各种非同寻常的机会。”


在下午坐出租车回威灵顿城区吃晚饭前,我还进行了一系列采访,其中就有维塔旅游部门的负责人Jake Downing。我在出租车上和司机提到我的维塔之行后,司机的回答让我意识到维塔在威灵顿和整个新西兰的重要地位。它的地位不仅来自维塔工作室制作的电影、电视、游戏、书籍、玩具等作品,还来自它赋予所有威灵顿人的自豪感——维塔工作室的艺术家们精密的工作永远不会失去被人欣赏的能力。

      



在Weta Cave可以看到许多非常熟悉的电影角色、道具以及众多精彩的电影场景。这相当于一个电影博物馆。


这让我想起泰勒对关于公司目前最伟大的创意成就的回答。”最大的成就不是关于一部电影或作品,而是一群年轻的新西兰人实现超越他们自己期待的能力,”他说道,“维塔工作室的里程碑是我们充满的多样性。我们没有目光短浅地关注单一事物。是夫妻同时亦是一个团队,我和我妻子对不同的机会都保持着开放心态,遵循不同的道路。当然这些尝试有的成功了,有的不太成功。”他大笑着说。


“但在工作室和谐、包容和学院式的氛围下,我们尝试以团队领导为中心的创作方式进行工作。我们看重一个年轻人的不是他的天赋,更重要的是他所拥有的激情、热情,能够实现超越他们最疯狂想法的作品。这里能让他们有机会在世界舞台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维塔大家庭,拍摄于2014年


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公司,能让这么多的人对它留下如此难忘的印象,而且自身还一直保持着低调、亲近、人性化的一面。从展示室到产品、从不拘一格和多样化的主旨、再到员工对质量和一致性的单纯追求,维塔工作室就是这样一家能够对不同人都产生深刻影响的独一无二的公司。维塔的影响力就像威灵顿乡村里肆虐的可怕的风一样强大——即便有时候做的都是那些最不显眼的工作,但也依然如此。



↓↓维塔参与过的部分影视项目↓↓




时光网出品



↑↑↑长按二维码,或扫描指纹即可关注时光网


点击

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

英国《视与听》年度二十佳影片出炉

"托尼厄德曼"居首 "爱乐之城"月光男孩"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