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忌日快乐》:不靠特效靠脑洞,小成本惊悚片也有大市场

八角文娱2019-10-19 15:10:20


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是春节了,电影市场早已排兵布阵暗流涌动,万达影业、博纳影业、星皓影业、安乐影业等近三十家资本方已经手握《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西游记之女儿国》等顶级筹码步入牌桌。


虽然华谊兄弟、乐视影业两位老玩家遗憾缺席此次春节档,但不妨碍市场上依旧是资本巨头耸立。


野心勃勃的出品方们剑指春节档,纷纷用高额票补让小公司打消了染指春节档的念头,所以年前这段时间成了小众电影和外国电影透气的机会。


这段时间通常由进口片填补空档,普遍都是成本不高的电影,题材也缺乏吸引力,导致许多观众闲着没事想看场电影,打开购票软件扫一眼近期热映片单就变得兴致全无。

 

四大头部IP背后资本云集(图源网络)

 


《忌日快乐》,年前乏味排期中的一点刺激


在本月死气沉沉的排片中,藏着一部剧情不复杂节奏又紧凑的电影,很适合打发时光,它就是美国小成本惊悚片《忌日快乐》,这部制作成本不足500万美元的电影已经博取1.2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了。


虽然是惊悚片,但没有血腥暴力和jump scare元素非常少,而且考虑到这部惊悚片能在中国顺利过审上映了,可见它还是有贴合核心价值观的可取之处。

 

《忌日快乐》海报


这部电影基本可以看作《恐怖游轮》和《土拨鼠之日》的精简版,有看过这两部电影的朋友基本不用考虑《忌日快乐》了。


《忌日快乐》中,女主角小翠是个女大学生,长得很美但为人冷漠刻薄,她在自己生日当天惨遭杀害,一觉醒来却又回到遇害那天,如《恐怖游轮》一般,她在不断的遇害和重生中循环往复,永远过着同一天,只有找到凶手才能打破时空困局,让时间线继续下去。


别看片名取得很耸动,这实际是个非常正能量的故事,如《土拨鼠之日》中菲尔一般,小翠在每次重生后也会自省,一点点向善,最后不仅揪出了凶手破除了循环魔咒,也获得了家人朋友的谅解和爱。


《忌日快乐》充分采集两部优秀前作的精髓,并将故事结构变得干净利落,惊悚之余笑料不断,用来消遣真的再好不过。


它在国外知名影评网站烂番茄的新鲜指数也达到了71%,考虑到网民对惊悚片的评判标准素来苛刻,这个成绩已属不易。


 


Blumhouse电影制作公司,以小博大的教科书

 

《忌日快乐》是由Blumhouse公司制作,Blumhouse以小成本惊悚片闻名业界,上一年在不少重量级颁奖典礼有所斩获的《逃出绝命镇》就出自这家公司,《逃出绝命镇》的预算仅有450万美元,却轻松收割高达2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2017年热门电影《逃出绝命镇》


Blumhouse还制作了诸如《人类清除计划》《灵动:鬼影实录》等广为人知的小成本惊悚片,正所谓“经费不够创意来凑”,Blumhouse的制作经费不宽裕,不能用炫目特效撑起场面,全靠一手天马行空的设定弥补。


Blumhouse几乎每部影片都有一些漏洞,比如《忌日快乐》中关于嫌疑人名单中的笔迹永远保持一致的问题,这是小成本制作团队的弊病,也是许多依靠设定见长的电影的困境,毕竟越科幻的设定就越和现实脱节,也就越难以经受和现实严密的比对与推敲。


对比国产的土味惊悚片,如模仿《灵动:鬼影实录》的《B区32号》,不难发现这类电影真的非常考验演员演技和剧本设定是否能制造一个合理的语境,处理的稍有不慎就会显得很蹩脚。

 

国产可怕片扛鼎之作《B区32号》剧照

 


小成本惊悚片,用百万投资撬动上亿市场


小成本惊悚片为了节约成本,主要靠压缩制景费用和后期制作费用,这阴差阳错间造就了密室类电影的崛起,它们没有精致的特效,必须在方寸之间交代清楚复杂的设定,故事通常发生在一个或几个小小的房间内,极易迸发具有张力的表演。


比如2004年,温子仁仅耗时18天,耗资120万美元,大部分剧情都发生在一个肮脏的洗手间,仅凭上述条件就完成了堪比密室电影界珠穆朗玛的《电锯惊魂》,这是温子仁的第一部成熟作品,为他斩获了5500万美元票房和无数荣誉。

 

《电锯惊魂》十周年重映版海报


《电锯惊魂》原本没打算拍续集,但因市场反响太好,狮门影业嗅到了这个系列巨大潜力,便在接下来六年每年推出一部续集。


在狮门影业匆匆决定上马《电锯惊魂》系列电影后,温子仁却能保持高完成度的创作水准,几乎每一部续作都能和前一部形成呼应。


尤其是2010年,由他担任制片人的《电锯惊魂7:最终章》还能和第一部埋下的伏笔形成闭环,七部作品首尾相合,仿佛这个系列从一开始就是个整体,难怪有人称温子仁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希区柯克”

 

温子仁(右一)


就像民谣歌手的灵感源泉是贫穷,有时候拍惊悚片的太富裕也不是好事,温子仁在2004年几乎不用特效、仅凭一个密室就让观众神魂颠倒,顺带着还能剖析一下人性和哲学,结果2017年上映的《电锯惊魂8:竖锯》已经丧失了当年的神韵。


当看到《电锯惊魂8:竖锯》中用着锃光瓦亮的机关杀人时,不禁感叹时过境迁,当年简单粗暴的下颚撕裂器如今成了精工细作的激光项圈,殊不知只有锈迹斑斑的机关才是竖锯老头工匠精神的象征啊。


这部现代元素满满的赝品最后上映时正式定名为《Jigsaw》而不是统一格式的《Saw》,看来狮门影业也不想自毁《电锯惊魂》系列的招牌。

 

《竖锯》IMAX版海报

 


结语


类似在狭小空间内发生激烈戏剧冲突的惊悚片非常多,成本都不会太高,比如《心慌方》《活埋》《费马的空间》等,其中一些被誉为里程碑式的神作,大多数流于平庸销声匿迹。


小成本惊悚片的上限很高,一炮而红博得高投资回报率的案例不少,同时它基本无下限,有点钱就能攒一部,不信看看电影院里像上班打卡一样每月准时出现的国产可怕片就知道门槛有多低了。


总之,惊悚片一时半会是指不上国货了,外国惊悚片在大陆院线上映又得克服了千难万险,依照国家目前的文艺指导方向,有些电影,一转身可能就是一辈子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