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如何使小成本电影的开场看上去有逼格

巨禾影业团队2019-06-16 23:15:31

      网络电影对于一些观众来讲已并不陌生,雨后春笋的态势仅用了两年时间,制作成本的限制或许使得在夹缝中生存的创作者有了桎梏,尽管作品数量与日增多,但纯粹的精品仍是凤毛麟角,是生产产品还是创作作品?在一段时期的沉淀过后,停下来思考,尤为重要。

    去年拍摄的这部作品《热血少年》,在参与到剧本创作时便犯了难,怎么样才能有一个看上去有点逼格的开场呢?我想这是很多小成本电影最关心的部分。

“几十辆装甲车开进城中村”

“几百号古惑仔在巷子里展开了厮杀”

“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神秘的黑衣人撑着伞走进狭长的巷子里...”

第一个,成本消化不了,第二个,堆人,排场大,难免有点俗,现在观众大制作见的多,并不感冒,第三个应该是最合适,也最切实际.

     在深圳这样喧闹的地方拍雨夜戏其实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根据以往的经验,投诉;围观;公安部门介入;物业干扰...等等一系列因素都有可能成为最大阻碍.在与制片人沟通过后,我们决定发挥一次马克思主义精神,不向困难低头,大胆实施!

灯光师:夏东

    雨夜戏计划是在下午五点开始准备,但剧组习惯性的在上一场戏上超时了,直到晚上10点才进入准备工作。

    整个巷子的纵深长度大约在200米左右,而且房屋建筑参差不齐,为了达到理想中的光影层次感,我们将整个仓库的灯全部搬了过来,这也是拍戏以来用灯量最庞大的一次,为了使巷子远景的色彩感更丰富,灯光组将各种灯包上了色纸(那会还没有S60),地面用镝灯撒冷光,背后起一道勾光,人物入画的正面散光可以说是锦上添花,当然,在灯光师面前分享这些,就有点班门弄斧了,布灯工作在一个半小时内顺利完成了,接下来开拍...


摄影师:黄忠学

      黄兄是一个比较擅长运用斯坦尼康的老手,拍摄这个镜头最初的想法时是希望用到电子伸缩炮,后来因为费用和时间成本的昂贵,放弃了,那么这一段20米的走位就非常的考验摄影了,困难主要有以下几点:

1.要克服雨水淋湿摄影机的可能

2.如何在镜头旋转运动中不出现抖动

3.演员的走位配合

      防水工作我们用了最传统的方法,“塑料袋包装法”,将机身层层包裹,只留镜头,拍雨戏对摄影机的保护一定要非常严谨.

     器材组接完成,开始带演员走位,这是一项非常耗体力的工作,机身加斯坦尼康相当于一个十岁小孩的重量,需要靠双手的力量往前平举,摄影师走个三五遍就大汗淋漓了,为了保证体力,只试了三次走位,计划10遍内完成这段镜头。


     在巷子的两侧,分别开进了两台大功率洒水车左右开弓,第一镜开始,洒水车的轰鸣声几乎盖过了所有对讲机,现场只能靠手语传达指令,遗憾的是雨水的密度不够大,只能重来,在接下来的几组镜头中,都因各种原因失败,而老黄也已体力透支,大部分工作人员全身湿透,每一次playback,内心都是极其纠结的...

    最终,在NG15遍后,镜头终于通过,现场响起了温暖的掌声,那一刻已经是凌晨5点...

制片组:张总 海哥 

     镜头的顺利完成,其幕后英雄最不能缺少的就是制片组,以张总和海哥为首的领导班子,在导演组前方浴血奋战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先后阻拦了不下三波城管及公安部门和城中村民众的投诉,又塞烟又送红包的,这一切我事后才知道,除了公关工作的协调,最困难的还有现场的秩序维护,每一遍镜头的开始前,制片组都要将巷子里的民众支开,保证只留演员一个人,而这一切都井然有序的完成了,感谢制片组!


导演:鲁恩滨

最后说说自己,如果在这个重要的职称下谈一谈贡献,我想“不妥协“三个字最能体现自己的原则,导演应该是三种人的组合,第一是诗人,因为他要在作品里开掘出灵魂,在一群人当中寻找思想的表达。第二是演出形象的设计师,有些东西可能是无言的,但可以表达出非常丰富的内容,第三,工程师。没有一个导演只把导演构思写好以后让别人去实施,这个过程非常复杂,即使有好的构思,如果没有强悍的实施能力,很多想法也只能存于头脑之中,而不能实现真正的艺术价值。

网络电影,其实更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需要成长和创造,而我对“创造”的理解大概就是,作品里一定要有出彩的表达,无论是技术行为还是艺术体现,都应该以身作则,为投资者和行业领域及观众带来一点惊喜.

接下来一起来看这十个小时工作的成果.



巨禾影业(深圳九紫后期制作部)

电影制作/剪辑/调色/混音/配音/特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