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原武警水电部队老兵文学创作园地】《追念战友张拉志》、《喜鹊》

退转复老兵网2019-10-15 06:25:39




武警水电部队

老兵文学

散文与诗专刊



【原创作品】



         喜 鹊 (散文)

                 作者:董宝渝


        思念北方,是一种情结。

        不少对北方故乡的描写都心系着那些山林,河流,平原,村庄,人物,城市,古迹风情等等。


        其实在对北方的眷念中,有一个让我特别关注的群体,那就是让我怜惜的喜鹊。


      北方的喜鹊通常在秋季时喜欢群体生活,一个群体可达百只以上。平时则是以小家庭为主生活。它们最喜欢在高高的杨树上建巢,立家之后就在这一片大地上开始了繁衍和生活。不知从何时开始,喜鹊喜欢上了与人类毗邻做伴。它们的窝都几乎紧挨着村庄这些人类的聚集区。可它们又从来不像麻雀那样,将鹊窝建筑在村舍庙宇楼堂这些可以避风遮雨之处。这种界线非常明显。


        在秋收之后,农民开始耕地播种小麦。在黄牛耕地翻土时,一群群喜鹊就跟在犁铧的后面,从翻起的土中寻觅虫子。那种祥和温馨的场面几十年来一直在我脑海里难以抹去。喜鹊们在地头或飞翔或跳跃,陪着耕牛和老农翻着一块地又一块地。叽叽喳喳欢快的叫声歌唱声,老农吆喝耕牛的一声声响鞭,以及耕牛脖子上叮叮当当摇摆的铜铃声,再配以那起伏的山岭,原野,炊烟缭缭的村庄,一排排一片片的杨树,缓缓汨流的小溪流。这是一种丰收后的喜悦,对来年的一种祈盼,也是对生活的一种向往。这种场景就是再会写实的画家身临其境,都难以准确地构图着墨,绚丽的自然风情会纷扰他的思维。


        随着深秋的到来,杨树上树叶渐渐离枝而去。秋霜和如细刀慢割的寒风把大地的颜色逐渐换去。一个个喜鹊的乡舍爱巢都失去了隐私,暴露在光秃秃的树梢上。在一排排一片片的杨树上,那些爱巢或高或低,或大或小地散挂在上面。在北方的冬季这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入冬前喜鹊会将爱巢修葺一新。堵上透风的窟窿,多添些保暖的泥土和羽毛,以及添上加固整个爱巢结构的细枝木条。这简陋的居所凝聚着喜鹊对生活的传承和高超的建筑技能,也是朴素的艺术体现,诠释了它们对生活的热爱。这颇具特色的鹊舍就陪着喜鹊度过严寒而冗长的冬季。


        入夜它们相拥而卧,讲着怎么也说不完的情话,听任北风呼啸享用雪花的轻吻,怀着对秋天的留念对春天的等待甜美地入睡。寒风唱着摇篮曲抚慰它们的心灵,霜雪成了厚厚的御寒冬被。


        其实居所旁边就是高大或敦厚的楼宇或民居 ,在那里筑巢更能有效地御寒。可它们并不愿意,它们怕自己的生活影响到人类,也怕人类会伤害到自己。


        喜鹊是热爱家乡的。酷热下,杨树茂密的枝叶为它们带来清凉。即使是狂风暴雨,它们也在树叶的遮蔽下,在窝中享受这大自然赐予的沐浴天。


         它们何尝不知道有同类在秋寒到来之前,离开故乡飞往温暖的南方。在大雁忧郁的歌声中知道了这迁徙中的无尽艰辛与悲伤。知道南方潮湿温暖水草肥美物产丰富风景如画。可它们舍不得离开故乡,萧瑟寒冷的冬季它们就是北方原野上的守护神,是凋零荒芜的季节里一幅靓丽动感的画。它们守护在故乡,不管生活多么艰辛,气候变化多么恶劣,它们都会在这片土地上坚强地生活着。


         凌冽隆冬的清晨,它们在巢上探头伸颈向毗邻的兄弟姐妹打着招呼互致问候。眺望村庄上那袅袅的炊烟,结伴出去四处觅食。它们挥动起美丽的双翅,在空中鸟瞰大地探究果腹的食物。滑翔中与空气亲密接触,体验展翅高飞俯瞰大地的快感。它们留恋这片广袤的大地,感恩大自然的慷慨的赐予。


        生活的历程中,它们挑战外来闯入的猛禽,笑傲严冬的风雪,拥抱温暖的春风,轻吻夏日的骄阳,收获在秋天的金色下。把一个个祥和的喜讯带给千家万户。


        它们迎接每一个早晨的太阳,送走最后一抹晚霞。听寒风瑟瑟歌唱,替小河冰封匿声感到委屈悲伤,给野兔在雪原上寻找一片草甸,开河时同鱼儿一起欢呼歌唱。


        我喜欢喜鹊,怜惜这可爱的小精灵。就连我往返故乡时,都有它们一直陪伴在铁路两旁。这不,今年我又闻见了它们迎接春天的歌唱。


写于冀中保定

董宝渝

原武警水电一总队院铁路管理处火车连


2018.3.22



      清明祭战友

          (  追念张拉志同志)

              作者:张虎绪




一个手机铃声,

传来了你去世的不幸之音。

此时,我的心在颤抖,

含泪写下了这篇祭文。

忆往昔,岁月峥嵘,,

看今朝,年如流星。

一转眼,

我们已两鬓花白,

都已年近花甲。


没想到你走得这么早,

未料及你別的这样急!

婉惜啊!战友!

社会养老金还未领用。

遗憾啊!战友!

永别时未曾見你容顏。

可惜啊!战友!

小康生活你再无缘分享。

可恨啊!病魔!

为什么吞噬了他的余生?


曾记否?

四十二年前的十二月,

你我同坐一节南下的军列。

四川灌县三个月的新训,

炼就了你雷历風行的作風。

新兵连归队长途拉练,

我们徒手攀崖越涧,

顺利翻过了杨子岭。


我们是一支新建的部队,

能工善武,神州闻名。

劈山填江,

拦河筑惧,

我们是水电基建工程兵。

岷江畔安营扎寨,

楠木园筛沙备料。

你是新兵蛋一马当先,

肩抬双筐重约二百三。

嗨着,嗨着,嗨着!

坚锵之声振山岳。

凿石筑洞,

拦江修坝,

和战友们一起建成好了映秀湾水电站。


曾记否?

葛州坝江底开挖大会战,

你手握風钻身披灰尘,

威風凛凛,

狠不得把地球打穿!

畅饮长江水,

吃住百姓家,

你挑水砍柴做好事,

群众挠指把你夸!


曾记否?

挥师河北潘家口,

垒石砌墙盖营房。

你是钢筋工,

又是电焊手,

建家立下汗馬功。

水库工期紧,

昼夜三班倒,

千军万马战河槽,

披星戴月不计较。

年華放光彩,

青春献祖国。


曾记否?

唐山发生大地震,

奉命隨队去出征。

时间就是生命,

震区即是战场。

余震不断,

你那顾得上个人安危,

道路断裂,

你和战友们徒步奔赴救灾前沿,

靠双手和坚强的脊梁,

肩扛手创救出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那时党员就是一面旗帜,

班长就是带兵的人。

你以革命军人的風采,

书写了人生辉煌的一頁。


曾记否?

连长队列前宣布嘉奖令,

大多都少不了你的名。

指导员会上宣读表杨信,

总有你做的受人称赞的好事情。

八年的军人生涯,

闪烁着青春的辉煌。

大江南北留下了你的足跡,

长城内外有过你的身影。

你虽没做过惊天动地的事情,

但却彰显了一名军人无悔的追求!


曾记否?

你复员回乡当队长,办砖厂,

群众的事情心中装,

艰苦创业不减当年勇,

赤心如同炉火红。

自从担任村副支书,

忙里忙外为村民。

走组串户帮贫困,

联系群众受人敬。

多好的战友,

多好的同志,

你的精神后代将会传承,

你的品德将永存在战友和家人的心中。

        祭文作者:张虎绪

(写于2012年12月20日)


《老兵创业故事》征稿启示:

          为进一步展现老兵退役后的精神风貌,本栏目从即日起面向水电老兵及兄弟部队征集"老兵创业故事"文稿。

         1、内容要求以自主创业为主题,不仅可以写您身边老兵失业后的曲折历程,还可以写写你自己的就业经历。从失败到成功皆是本栏目所期待的内容。

         2、真人真事,要求以人物通讯形式撰写,严禁抄袭。

         3、稿件一经采用,即付30元稿酬。


       《退转复老兵网》编辑部


说明: 本平台除征文及赞赏文章向作者支付稿费外,其它诸如诗词、叙述类文章暂无向作者支付稿费之规定,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