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工业光魔设计师设计师Megan Dolman与星战视觉特效

郑州漫高娱乐股份有限公司2019-11-07 09:34:28

原文《Inside ILM: Layout Artist Megan Dolman Talks Kylo Ren Vs. Luke Skywalker and More》于2018年3月26日发布于《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Anina Walas。译文略有改动。


Megan Dolman是加拿大土著,她喜欢户外运动,也是一名星战粉丝。Dolman和姐姐在暑假的时候看很多遍星战电影,她们把台词背的滚瓜烂熟,经常在晚上一起对台词。2013年,Dolman回到旧金山湾区,开始在工业光魔做设计师,把2D脚本和场景转变为3D环境,增加特效。去年,Dolman的梦想实现了——致力于《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的工作。星战官网对Dolman进行了采访。



星战官网:能否谈谈您是如何涉及视觉特效领域,以及后来进入工业光魔的?


Megan Dolman:我的经历比大多数同僚都要漫长一些。我去科罗拉多的电影学院求学,在那里我初次接触了编辑,这算是个开始。毕业后,我从事编辑的工作,那时候我下定决心要做电影。所以我回到加州,考入旧金山的艺术学院。我在那里掌握了建模、雕刻和绘画的技能,接下来就是学习3D。后来我搬到洛杉矶,在几家商行实习。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返老还童》,从中收获良多。当时我已经在数字领域有几年的经验了,有个朋友打电话说工业光魔在招人。我回电后去参加了面试,拿到了offer。真的太出乎意料了,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旧金山湾区。


星战官网:您刚就职于工业光魔的时候,是什么职位?


Megan Dolman:我当时被分到企划部,做《变形金刚》的一部电影。我在动画制作领域确实有些基础,这对设计大有助益,尤其是设计多个角色互动,并且要弄明白他们在宇宙的位置时。简言之,动画制作基础很重要。


星战官网:身为平面设计师,有哪些必要条件?您的日常工作是什么?


Megan Dolman:平面设计在工业光魔是个很特殊的职位,因为你需要处理设定直接反馈的信息,就像完整流水线的开头。大家可能见过“特效前的照片”和“特效后的照片”,我们拿到的就是前者。我们的基础工作就是重塑最初设定的画面,包括镜头动作和角色。通常是镜头动作,但是环境也要重塑。有趣的是,一旦你进行了重塑,你必须添加更多的环境、角色、爆炸、护盾、宇宙飞船或者是几棵树。平面设计师电影流程的第一步,后续会添加上所有的视觉特效处理。



星战官网:《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是您涉及的第一部星战影片。在工业光魔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能够参与星战电影的工作,您有何感想?


Megan Dolman:《最后的绝地武士》是众多激励我继续深造的影片之一。我得到这个机会的时候感觉棒极了,我特别欢喜。当时我正在做其他电影,接到星战电影,我为自己能够胜任感到不胜荣幸。我当时是在 John Levin手下,他是个非常优秀的视觉特效总监。我终于可以自豪地说,自己做过星战电影了——啊哈!


星战官网:您在《最后的绝地武士》里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Megan Dolman:我做了很多凯洛·伦的东西,主要是他和卢克对决的场景。那太酷了。在AT-M6的位置添加一些特效环境,环境非常广阔,加上闪电的特效简直太美了。我们还做过法希尔马,那是个很大的挑战。演员和动物并没有真的越过天空,他们只是在一个设备的上面到处弹跳,用万向架捕捉的场景。然后我们需要把信息放入环境中,制作他们跑了很远的距离以及骑在法希尔马上的视觉特效。他们一小时约跑了50或60英里,这需要花不少功夫,不过效果很棒。从头到尾制作完整的视觉特效感觉很不错。



星战官网:在您为卢卡斯影业制作的影片或镜头里,有自己最为满意的吗?


Megan Dolman:我对《最后的绝地武士》里一个千年隼的镜头很满意。凯洛·伦拿着光剑的镜头也很好,还有好几个漫威的镜头很壮观。在《美国队长3:内战》里他们在机场的镜头,设计这些镜头很有趣,因为确定每个人的位置并追踪记录很有难度,就像一个巨大的谜题,我学到了很多。把它们转换成3D特效是个大工程。



愿原力与你同在!


近期精彩文章Top5

↓ 点击标题即可查看 ↓


从星战迷到参与电影幕后工作(下)


从星战迷到参与电影幕后工作(上)


看的不仅仅是电影,更是自身的映射


DIY | 健康美味的克瑞特思慕雪


朱诺斯·索泰莫谈丘巴卡饰演心路历程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