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漫威大作《银河护卫队》全CG角色与特效场景制作解密

中国影视特效2019-05-13 12:25:32

强大的角色,极其逼真的环境,80年代的音乐,这些就是对漫威最新的电影《银河护卫队》的最好概括。两个完全由CG制作的角色,庞大的宇宙空间和类似地球景观的创建,特效制作团队再次在电影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电影的核心是格鲁特和火箭浣熊。要知道树人格鲁特和那只转基因话唠火箭浣熊不仅带来技术上的挑战,同时也需要剧组像对待其他表演者一样对待,影片安排了多家特效公司进行动画测试。

拍摄时,主要靠替身演员表演。对于格鲁特,尝试过依靠动作捕捉技术,但感觉与拍摄的风格不符。最后的方法让现场演员穿上蓝色紧身衣,戴上格鲁特头盔和与角色的视线高度相同的面具。

对于火箭浣熊,使用了多种拍摄方式。导演让他的弟弟Sean Gunn表演火箭浣熊,并且和其他演员站在一起。当需要定位视线时,就由一个小个子演员进入场景拍摄,同时一个模型浣熊放到镜头中用于灯光和位置参考,让摄影指导Ben Davis来设计布光。

长大的格鲁特

在拍摄格鲁特时,MPC主要考虑的就是赋予角色人类的特性。“我们正试着了解如何让他表现感情,”MPC的视觉特效总监Nicolas Aithadi。“我们很早就明白的一件事就是他不能太灵活或是可塑性高。人类面部的特点就是动作很多。但他是木头,我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这一点。“工作室的工作人员认为,格鲁特的眼睛是关键。“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设计和构建非常复杂的眼动态,”Aithadi说。“我们在他的纹理和虹膜中加入了很多细节。 同时尝试着打破对称性。人眼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它的缺陷:人眼在看东西时,动作并不一定会完全一致。我们试图让格鲁特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奇怪,更像人类的眼睛。”

MPC决定将格鲁特做成一根树枝以突出他树人的身份。“移动手臂时,后背或腰间有一根树枝会跟着移动”Aithadi说“这就是我们处理格鲁特肌肉组织的方式。对于格鲁特,我们需要将他的每一个枝杈做成动态的,可以相互协作,这样才能让人们觉得他是鲜活的。“格鲁特的面部也是这样的。“我们在面部分解成一些小板块,”Aithadi说。“模块看起来是一根一根,相互独立的。但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它们是相互叠加的。这样的话,活动的模块系统可以加强格鲁特的每一个表情”。

MPC针对格鲁特进行了两次会。一次决定使用接近人类的形象,另一次决定加入标志动作。这是首选的方案。“这让他更接近一些静态的树”,Aithadi形容道。“在两个动作之间有一些停顿,这就让他的动作显得很奇怪-做着人类的动作,却用了一种奇怪的方式。“Framestore将MPC的格鲁特进行了一些处理以便于拍摄。对于Kyln而言,一个额外的挑战是逃生的那部分戏,格鲁特被攻击时,他手臂上的枝桠被打破。“我们想到,他应该能够长出组织形成保护”Framestore的视觉特效总监Jonathan Fawkner说:“而对于身体的其他部分,我们用了同样的概念,他长出一层藤蔓和树枝额外给了自己某种防护。”

火箭浣熊制作

像格鲁特一样,为了让火箭浣熊活灵活现,Framestore用了许多方法:概念图、替身表演加配音。“所有素材都来自于我们在现场拍摄的东西,”Ceretti说。“尽管很多细节是动画加入的,但演员间的互动非常自然。我们发现浣熊有一个特点:它们好奇心很强,喜欢玩弄一切它们能够得着的东西。所以我们让火箭浣熊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把玩着桌上的东西。这样可以让火箭浣熊看起来更自然。”

Framestore对火箭浣熊的设定是“愤世嫉俗的老头”这种类型的角色。Fawkner说。“在这个角色冷淡、暴躁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一个备受折磨、摧残的灵魂。在影片中,有这样的片段:失去衣服的遮蔽后,身上露出了身上的植入物和生物植入技术留下的伤疤。我们做了两个版本的Rocket,最终选择了在他那个比例更接近人类身材的那个版本。我们力图将他塑造成一个喜欢夸张表现感情而且喋喋不休的生物。在我们设计好他的面部特征后,这一切变得很容易。我们在他的眼睛下方加入了大量阴影,这样使得他的眉毛更传神。所有这些使他的脸部渐渐接近人类。

当然,制作火箭浣熊主要挑战之一是他的毛发。“毛发的塑形非常麻烦。”Framestore的TD-Rachel Williams解释道“由于浣熊的毛是由一层短小的和一层厚长的毛组成,我们将它们分开处理,这样就可以更好地模拟毛发而不是用低密度的毛来填充。当然了,这样做的工作量也不少。”

毛发使用基于disneyISHair模型的 Marschner 材质,用Arnold渲染器渲染,使角色的毛发更具有浣熊的特征。Rocket有两套服装:赏金猎人的和囚服。为了更真实,火箭浣熊被分为头部,手臂和尾巴几部分来分别处理。赏金猎人的服装非常硬朗,而囚服则软塌塌的,并且松动,褶皱。

MPC在将火箭浣熊转换到自己负责的场景中时,和Framestore处理格鲁特类似,要让两个公司制作的版本完全一致。MPC面对的主要挑战是制作皮毛和着色渲染。“在Furtility系统中”Nicolas Aithadi解释说,“我们添加了一个功能可以导入Framestore工作中的Alembic文件。我们知道我们必须要调整的皮毛的参数,以获得同样的效果。我们要控制毛发厚度和分布。

制作Morag

星爵(Chris Pratt饰)在Morag偷宇宙球体,在电影前半部分会看到。景观制作过程是先拍摄一部分然后由MPC进行拓展、补充。“这个星球的灵感来自于一个埃及境内被称为White Desert的地方,”Ceretti说,“我去那里拍了一些照片,带回伦敦做参考。我们希望演员可以在一个尽可能真实的环境中表演。”Aithadi表示,Morag的设计方案在不断修改。“我们创造了这些巨大的拱形环境,”他说。“James希望美丽的天空可以和粗糙的地面形成对比,共同构成好看的画面。”制作的系列镜头还包括Quill飞船,Milano,由喷射器提供动力的和777尺寸一样的飞船。“我们的第一个反应是‘噢,我的天啊!’,”Aithadi回忆道,“但特效的那帮家伙把工作完成的非常好。”

Xander

当星爵在Xandar上的一家商场里尝试贩卖宇宙球体时遇到了加美拉(Zoe Saldana饰),火箭浣熊和格鲁特。MPC负责制作Xandar的景观和商城的视觉效果-带着明显Nova Corps的特征。“Xandar是以新加坡为原型设计的”Ceretti说。“那里(新加坡)靠近海湾有一个叫Gardens的地方,那里的建筑充满热带风情并极具未来主义。我们在那里拍了大量的照片和航拍。尽管我们最终并没有直接用但也只是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

MPC意识到Xandar从空中到地面要有不同的视角,所以对城市的细节处理上分了三个层次。“层次一(a)是城市特写和地面景观,”Aithadi解释道,“层次二(b)是在一定高度看城市。然后,层次三(c)是城市上空低于50000英尺的画面。影片结尾的空战基本都在这一高度。”

数字特效总监Daniele Bigi和环境总监Marco Rolandi和Alexandru Popescu监督的Xandar的CG制作工作。版本(c)是最早开始创建的,除非有飞船或爆炸,否则主要依靠V-Ray。除了参考新加坡,MPC同时也派了VFX摄影师前往上海和迪拜。“从所有为了制作Xander建筑而找的参照中”Aithadi说“我们希望能找到一些合理而同时又让你觉得属于外星文明的东西。”

制作Kyln

被运送到Kyln后星爵、火箭浣熊、格鲁特、加美拉和毁灭者德拉克斯组队越狱。Charlie Wood设计了一个场景,需要Framesotre做一些延伸扩充,还需要加入生物。“给Kyln打光是很吸引人的,因为这里没有真实的先例告诉我们该如何为如此大的空间打光,”Jonathan Fawkner说。“最后我们利用了场景中的灯光。我们使用Arnold渲染器,它有体积光通道不需要太多渲染时间。我们通过让灯光沿着监狱的表面移动得到了不错的效果,能体现出几何体构造,时不时的让灯光穿过镜头。”

灭霸现身

罗南在黑暗世界会见了灭霸,大反派坐在王座上,悬浮在由星尘和星云环绕的充满岩石的太空中。Luma Picture设计了一个新的面部动画系统来以全CG 灭霸的形式重现乔什·布洛林的表演。“他是超级大反派”,Luma的特效总监Vincent Cirelli说,“所以我们要赋予他与之相符的表演和权势。”

Knowhere:截然不同的东西

星爵和他的新朋友想卖掉宇宙球体然后来到Knowhere,一个罪犯集中地的前哨,天空中的一个巨大断裂的头部。“概念上,”Ceretti解释说,“它是太空中一个巨大的骷髅,这里正在开矿,里面有一个城市。Kevin Jenkins设计了这个地方,同时参考了很多巴西开矿的场景。我们从Framestore的艺术部门拿到初始模型,然后将它送到我们的可视化预览组,然后他们开始扩充和进行场景布局。

最终战役

罗南在DarkAster上袭击了Xandar但是遇到了Yondu的飞船队,Nova军团和星爵的小组。Proof为这个序列提供了广阔的可视化预览。MPC使用了新的群集和特效模拟来完成了这些镜头。

【分享文章】点击此页面右上角——在弹出的页面上,可选择“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分享到腾讯微博”等。

【订阅账号】可选以下方式:

1、直接在微信搜索公众账号:yingshitexiao或中国影视特效,即可关注。

2、点击题目下方的浅蓝色字体"中国影视特效",即可关注。

3、将下面二维码保存到个人相册,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从相册选择二维码”——选中二维码图片——关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