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部落猪,现在过的还开心么?我是当年的联盟狗...

正义熊猫人2019-04-14 11:23:32


(偷偷点开,边听边看吧...)


昨天

猫爷和几个朋友喝酒

朋友突然来了一句

“你还记得,当年WOW一起开荒的日子么?

那时候,多开心啊...”

是啊...

那时候多开心啊

可惜

最后

各种原因

我们都选择了

AFK

...



魔兽世界

对于我们来说

不过是一款游戏

一款MMORPG类型的游戏而已

但是十多年的时间

它不仅给我们带来了欢乐

也带来过很多感动的事情

不是么?


"最后的国王护卫者"



当部落军团一路势如破竹地杀到铁炉堡国王的王座时,Plapla已站在国王的身前,一位名为"Plapla"的联盟圣骑士玩家手持一把名为"国王护卫者"的剑,顶着头上意味着成为靶子的标记,面对前方数十倍于自己的对手,喊出了《指环王》中甘道夫一人独对炎魔时的那句经典台词:"You shall not be passed!"

最后,部落的此次屠城并没有成功,主角Plapla所在的洛萨服务器阵营比例,对于联盟来说已是鬼服,并且此次的屠城组织者乃是在国服久负盛名的星辰公会,即使是部落的勇士,也被Plapla的勇气和RPG精神所感动,事后,服务器的人都称Plapla为国王护卫者。




"song ni de""yu bie diu"



一个小D早晨上的时候有一个人交易她。

他们两个并不认识。

小矮人只说了两句话 "song ni de""yu bie diu"。

鱼别丢……

我们残存在这个游戏中的记忆我想不会全都是装备吧。

你还存有第一个绿装么?

你还存有掉上来的好玩的东西么?

你还存有对于游戏中 童年的玩具么?

你可能会说他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和价值,但是它的确是构成了我们游戏人生的一部分,或许在我们临走的时候将自己心爱的玩具送给别人,可能在我们即将告别游戏的时候将自己的得意之做送给别人,可能你的身影就会在游戏中永远的活下去,或许我们已经开始回想拿升级的日子的酸甜苦辣。

宣泄吧可能你会找到一种与众不同的游戏方式,许多年后,当魔兽世界早已被人遗忘,你还会留下哪些回忆?紫装备还是金币?

你会记得一起游戏的伙伴么?会记起首次踏上艾泽拉斯大陆的那份惊喜么?会记得和伙伴们一起组队作任务的种种趣事么?会记得在中立地区和敌对玩家团P的热血和激情么?会记起经历慢慢升级路程终于到60的欣喜么?会记得收获第一件紫装的兴奋么?会记得和队友并肩作战,战胜一个一个看似不可战胜的boss的开心么?会记得身边的朋友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离开的牵挂和不舍么



"英雄,愿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



他,一个圣骑士。

她,一个牧师。

从公测他就照顾她,他和她练级,下副本,去战场,在他心中,就和一个快乐的小天使一样。

他拿到了逐风者禁锢之颅右半时,她告诉他:等你收集全了,我送你个礼物好伐?

他说:什么礼物啊?她笑而不答。

几个月后的一天,她告诉他她的父亲不在了,车祸……为了不伤母亲的心,她再也不会玩游戏耽误学业。

她告诉他说还记得她承诺给他的礼物吗?摇头。

今天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也许你们不知道一百块奥金矿对于一个玩家意味着什么,你们也可能不知道把一百块奥金矿点化成一百块奥金锭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这些对于一个女孩子,一个牧师玩家来说意味着什么。用这一百块奥金铸成的这把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之剑,不是橙色的,是红色的,凝聚了一个女孩子的心血。




"一位让人BL尊敬的LM战士"



这是发生在8区的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是这个鬼服的一名部落猎人,我所讲述的这个故事也许大家会很鄙夷,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把这个故事告诉大家,一个让所有BL都尊敬的联盟战士 ,我所在的服务器原本是很热闹的,阵营双方时常在野外交流PVP心得,但突然有一天,联盟似乎集体失踪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联盟还在坚持,起初,对方貌似还有25人副本打,因为我曾在沙城见到他们在领药,渐渐的,人越来越少,似乎是转服了吧,最后,我们被告之已经“荣幸”的成为一个鬼服的玩家。

没事,起码我们还可以体验魔兽世界中最精华的部分,PVE内容。于是,我们开始把这个PVP服务器当PVE玩。

一个偶然,在地狱火半岛的BL小号说他们见到一个联盟的战士在挖矿,这对BL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新闻,大家踊跃的到地狱火半岛看那个战士 。很简单的名字:幻彩,一个70级的战士,身上的装备应该不是很好,很多装备在外观都不能辨认 。

于是,我们有个唯一的一个对立玩家 。

关于他的事,只要是这个F的人都能说出很多件来,我只挑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说吧。

部落有4个玩家做纳格兰通缉:饥饿者杜恩那个精英任务,做过的人都知道,装备普通点,做这任务是蛮困难的,所以他们组了一个T5套的战士给他们抗任务怪,打到40%的时候,貌似战士掉线了,饥饿者杜恩直奔4个小号而来,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冲锋过来,嘲讽,破甲,拉过了Boss,仔细一看,是那个联盟的战士,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发现他好象比T5套的那战士还耐打,部落没法给他加血,他也抗得住,一个萨满点了他的头像,下面有两个Buff——盾墙、破釜沉舟。就这样坚持了大概8~10秒,T5套战士上线了,那个联盟的战士见到后,就停止了攻击,而部落的那个战士也开始嘲讽任务怪,最终还是把这任务搞过了,所有的部落都对着那个战士敬礼,却见他转过身,对着大概20码远的一块矿一路蹦过去——他只不过是来这挖矿的。

之后,部落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小规矩,假如和幻彩看上同一块矿,让他挖。

这是全服流传最广的一件事,也让我感触很多,许多人都特地建了联盟小号过去向他表示自己的敬意。

接着是关于市场流通的问题,联盟那边的拍卖行基本等于废了,所以他赚钱的手段貌似是开一个猎人小号去刷怪,因为曾有人看见一个叫:幻漩的LR。他应该是直接把东西丢给NPC,是的,你应该知道这样子赚钱的难度是多大,反正在沙城偶尔见到他的时候都只是骑着一只60%的小鸟。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小号在藏宝海湾点银行的时候,鼠标点到了中立拍卖行,他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有很多的装备,材料,包括各种源生材料,很多蓝装和一些低级紫装,价钱都不超过20G,而拍卖的人居然是幻彩,你能想象在部落这边要卖500多G的源生材料,在那里,只需要不到20G就能买到吗?

部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有人就建了联盟小号对他说,“你打到的材料可以放在中立拍卖行,价钱可以放高一些,这样他可以省很多力气开小号打钱”,他的回答被放在论坛置顶:呵呵,没事,我丢商店也就5、6G,你们拿去有用处,好多小号赚钱也不容易,收他们20G我都嫌贵了。”

对啊,小号很多,大家也都难赚钱,所以我们这服的小号有个习惯,会时常去中立拍卖行看东西。假如有人站在城里问:哪位好心的哥哥借我10G,我去中立买把武器。这样的人基本没人理,最多只在组队频道里说一句“自食其力”然后离开。

最让部落难忘的事是在大概12月13号或是14号的那一天。为庆祝版本更新到3.0.5,大家都商量去把暴风小国王灭了,于是在晚上大概8点40多吧,BL开始屠暴风了,当打到暴风要塞的时候,所有的BL都停下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有2个68的JY守卫,有LV5的小国王,有公爵等NPC,还有一个,是70级普通玩家的幻彩!

仍然是那身看不出好坏的装备,仍然是那把竞技场任务给的武器,仍然是破碎残阳的声望盾,我们决定1Vs1,于是一个FS就直接冲上去了,大概20秒后,他挂掉,我们准备开小国王,大家照相的准备照相,录视频的准备录视频,这个时候,那个战士复活了,继续站在小国王的面前,这次换了一个术士和他打,大概1分30秒后,他再次复活,就这样,他断断续续地死了近30多次,有很多次都是被手痒的盗贼偷袭的,这时有个牧师说,“他是不是把装备脱了呀,血变少很多啊,”大家仔细一看,果然,他本来有8000多血,现在变成6000多了,是把装备脱了吗?我们派了一个小号探子过去了解情况,下面是我们在YY里的对话:

我们:怎么样啊?怎么样啊?他把装备脱了直接放弃抵抗等我们杀?

我们的探子:他装备穿在身上的啊!我问问他。

我们:他怎么说?

我们的探子:装备全红了,没钱修理,他把钱全给自己的猎人号买了(60%速度的)飞行坐骑。

我们:.....

据说在3团和4团里的YY里,有女生知道此事后开始哭,打算过去联盟玩,而我们的一个双刀牛战跑上去,对他敬礼,然后搓炉石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搓炉石,CD中的也骑上马开始撤退

据说BL的很多公会信息上都有一段是:在幻彩游戏的期间,不得屠城 !

我并不是想用这个文章来宣扬什么,我只是想告诉那些为装备,为G币,为了什么狗屁的CD吵得翻天的人能知道玩游戏是在玩什么,幻彩没有副本打,无附魔,无宝石,组不到人,精英任务没法完成,专业满375却没图纸,没材料,但他仍然坚持下去。他在论坛里曾回复,算啦,转什么服哟,转来转去还不是玩的同一个游戏,只要我还在么,说不定本区联盟会有转机呢。

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见他上线,有人说他转战了吧,在此向这位战士致敬。



"老大,以前没机会给你加血,现在让我加一加吧"



我30级时,他进了我的会,“新手小德一只,请多关照。”我欣然一笑,塞给他几个小包。

我37级时,他在西部荒野,“老大,这个天赋怎么加呀?”我微微一笑,让他点了野性战斗。

我47级时,他在死亡矿井,“老大,法师抢我法杖,哭。”我哈哈一笑,带他刷了一把火石。

我61级时,他在诺莫瑞根,“老大,这个战士不如你啊。”我自豪一笑,扫荡了诺莫瑞根。

我英雄本混牌时,他在加基森,“老大,老虎骑宠在哪买啊?我想骑。”我潇洒一笑,告知他后邮寄了100金币。

我开荒卡拉赞时,他在冬泉谷,“老大,这是我做的熊肉串,多吃点。”我高兴一笑,每逢开怪前都会吃上一串。

我开荒格鲁尔时,他在刀峰山,在我面前跳来跳去,“老大,带我一起玩吧。”我无奈一笑,说等你70级一定带你。

我有急事AFK了一星期时,他在奥特兰克山谷,“老大,你看,我现在有一件紫装!”我苦涩一笑,主力已经差不多退完了。

我组不起卡拉赞时,他在我团里,“老大,咱们去哪玩?”我无言一笑,解散了公会。

我休息了一个月,等一切都稳定下来后,又重新回到了魔兽世界,加入了我朋友的会,开始了每天7点半活动,12点解散的日子。

我装备提升的很快,但心中却无比空虚。以前的那个休闲小会的影子总是出现在我心里,向往?怀念?我不知道。

路是我自己选的,不管对错,走下去吧。

又一天活动结束了,疲惫的我回到铁炉,收几个邮件准备下线,突然有人组了我。

“老大,是我!”

“你好吗?”

“怎么不说话呢?”

“老大,以前没机会给你加血,现在让我加一加吧。”

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叫作泪流满面……



"一些人,一些事..."



我认识一个团长,他给公会最开始的10个人买了总共6000RMB的卡,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买卡了,他们就不好意思AFK了。


我见过一个指挥,在午夜11点钟在教授面前的时候,他说我们休息一下吧,有人问为什么,他说:“你们记不得了?昨天这个时候,mt的小孩要睡觉了。”


我听说过一个矿工,AFK前一周,他每天挖8小时的矿,最后很潇洒地放在公会银行:“累死哥了,你们这帮锻造工程,以后找别人吧。”那以后他再也没上线,那一天公会银行多了3万金。


我见过一个RL,中午2点钟的时候她强制踢了一个奶德,我们问她为什么,她说:“奶德是个学生,2点半他要上课。”


还有一个盗贼,拿到了双刀之后他每天6个小时在线打工,我只知道他的主手是一个朋友帮他飙到6万。


我见过一个放弃了橙弓的猎人,那天他和另一个猎人ROLL,点数低的是他,可是另一个猎人掉线了,他等了5分钟,他给那个猎人打了8个电话,他始终没有把橙弓捡起来。然后他也掉线了,所有人都掉线了。


我70级的fs带血色的时候,一个小号说:boss的装备你捡去修装备吧,谢谢你。我带他刷了一个通宵。


我们服4天,联盟和部落互相屠城了8次,我们服,荆棘谷常年不休,但是还是我们服,杀完年兽的时候,他们都会互相羊满对方才走。


我见过在葬影村看海的一个小白,他卡一个任务卡个两天,需要高级假人,我路过那里的时候他在挖矿,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要冲工程做完这个任务。我下马,做了一个假人给他,然后想听他说一句谢谢。他不仅说了,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的包里多了16块毛料,2组铁矿,3组零8张丝绸,还有一瓶特效法力药水。作为一个盗贼我留着法力药水,一直没扔。


或许是巧合,一个小德对我说,我卖了3张卡,只有你不骗我。我默然,只是淡淡地在世界频道说,这个小德是个新手,不要让他灰心。1个人密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新手,已经u给他了”另一个人没有动静,我宁愿相信他是下了。


我带着小号,跑到风行者之塔打项链。然后我带着他们去听女王唱歌。我告诉他们,这是个可以成为经典的游戏。这是wow,你们要玩下去。


一个小法师路过血色门口的时候,给一个80术士拍了智慧。然后,他就被邀请,获得了4个包和200金。他不过是拍了个智慧。他觉得这很正常啊。殊不知术士已经内牛满面...


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是很多难以察觉也难以发觉的东西。至少,你拥有的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那是在别的地方任何方法也无法获得的...

——一位wower的回忆



也许

因为各种原因

我们都告别了WOW

随之而去

还有

我们

回不去的青春

留下的只剩

回忆

WOW老了

我们也长大了

...

Hi

部落猪

你现在在哪里,

从事着怎样的工作...

现在过的还开心么?

还记得我么?

我是当年的联盟狗

...


"For The horde!"



"For The Alliance!"



明年

暴雪爸爸就要上映WOW的电影了

你会去看么?



(18秒的预告片)


等等...

节奏不对啊

我特么应该是个喷子呀

......



少侠留步,猫爷有话说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关注正义熊猫人

睡你xx,喷起来!

感受正义,感受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