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电脑特效占全片一半,七个团队参与制作!视效导演独家解读《鬼吹灯》

织梦网2019-03-03 09:25:59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鬼吹灯》电脑特效总量超过360分钟,约占全片总时长的一半,身为本片视效导演,解铭在完成全片所有镜头后才统计出这一组数据。而这个数字把他惊到了,这是孔笙导演乃至整个正午阳光团队第一次承接如此大规模特效的作品,也让解铭压力山大。


共有七个特效团队参与了《鬼吹灯》的特效制作,工作人员达三百人次,解铭与特效团队在该片开机前两个月开始介入,直到最后三集正式上线之前,特效团队仍在不断做最后的打磨修改。当观众感慨于片中昆仑雪山以及沙漠的壮阔,也被沙漠行军蚁和霸王蝾螈等神奇动物惊掉下巴时,也许并不能感受到这些特效从无到有的艰辛。


和一边倒好评的美术制作相比,该剧部分特效处理并不完美。解铭坦诚,《鬼吹灯》最终的呈现的确留有一些遗憾,在整个特效制作过程中他和工作人员都在与时间做斗争,在完成了这样一个大制作后他们也在不断反思和总结。当被问及《鬼吹灯》全片做下来何处最难,解铭告诉记者,最难的其实并非某个角色或场景,而是整个制作周期的流程管理。


七个团队参与特效制作


解铭曾担任纪录电影《圆明园》的CG视觉导演,这部纪录片通过大量特效还原了这座极致雍容华贵的建筑群,也为解铭赢得了业界赞誉,但《鬼吹灯》所需的超多特效量是解铭此前并未把控过的。


参与《鬼吹灯》的七个团队分别来自不同的公司和工作室,其中五个团队专做电脑特效的,一个团队负责前期概念设计,还有一个团队负责数字绘景。


特效与传统美术息息相关,解铭的团队以及邵昌勇负责的美术组可以说是介入最早的部门。和传统美术的侧重点有所不同,特效团队在概念设计时更加侧重视效化的呈现,两个团队会在开会讨论并统一概念后,各自执行自己的方案,在执行当中,团队之间会进行辅助。


▲九层妖楼的概念图


以九层妖楼为例,这一片中重要的场景先是确定了视效方案,因此需要美术组辅助视效组的工作,根据视效部门出具的大量概念图进行搭建,片中观众看到的高耸的九层妖楼,实际上美术部门仅搭建了下面两层,其余部分都是通过解铭的视效团队进行构建,最终呈现片中的效果。


做霸王蝾螈细化到角质


如火瓢虫、霸王蝾螈、行军蚁等,这些现实中本不存在的生物是如何在片中栩栩如生的?


▲霸王蝾螈的设计稿


解铭介绍说,视效团队首先要做的是概念设计,“我们首先要设计一个这样的造型出来,这个造型是不是符合剧情?是不是符合导演需要的风格化?风格化有很多种,有游戏化的,也有写实的。我们这次就是大家极力避免的就是游戏化。包括火瓢虫,我们要以实际的东西为参照,去做贴近真实的东西。”


▲精心设计的霸王蝾螈的戏份其实并不多


制作动物的特效不仅需要考虑造型、运动形态,细致的特效团队甚至考虑到了皮肤的质感,解铭介绍,以霸王蝾螈为例,这个生物存活了上千年,需要考虑到他的皮肤会不会已经形成了厚厚的角质,而角质会出现怎样的纹理,这些都是特效团队要做的。


完成概念设计之后,剧组的特效化妆师苏志勇的团队会根据概念先制作实物模型,后期团队再将模型进行扫描,最大化保证概念设计的完整性。扫描完成之后,特效团队接下来会为扫描出的动物框架做贴图、动画绑定,再为其添加肌肉以及毛皮,通过动作预览,一个特效角色基本完成。


而后,特效团队会确定角色的运动方向、轨迹,角度机位等,接着把视觉预览放到剪辑线上供孔笙导演观看,然后再根据孔导的意见进行调整,而这整个过程需要非常长的时间,解铭透露,霸王蝾螈的特效由一个独立团队制作,团队共26人,其中包括了5个绑定师,3个动画师,此外还包括特效师以及合成师,制作这个在片中仅出现了十几分钟的霸王蝾螈,前后用了数月。


生物学博士把关火瓢虫设计


▲尸香魔芋的设计稿


▲剧中尸香魔芋绽放的一幕


作为《精绝古城》中的大BOSS,尸香魔芋的造型被网友称赞惊艳,而对于这些神秘生物的呈现,解铭其实并不十分满意,在他的评价体系里,只能给它们打“70分”:“我们之前的概念设计里呈现的彼岸花和这个是不一样的,但因为制作周期的原因,想要完成最初的设计至少还需要两个月之间,所以最后我们还是简化了,但在简化的同时,我们还是尽量保证了它的完整性,希望它呈现尽量好的效果。”


▲火瓢虫设计稿


▲呈现在剧中的火瓢虫


而备受好评的火瓢虫是正午旗下一个三十多人的团队制作的,解铭透露,在概念设计阶段,他们参考了甲壳虫的形态,火瓢虫的翅膀怎么伸展,甲壳翻开以后,里面的软翼是什么形态都要参照真实的生物,为了确保设计的真实感,团队甚至请到了一个生物学博士,为团队提供合理性的修改意见。


当然,除了真实性的考量,艺术性也不可或缺,解铭透露,概念设计是特效制作整个流程中最先面对,也是最难得难点。


“概念牵扯到很多艺术家参与进来,艺术家是人,不是机器,他的投入程度和状态直接决定我们片子的成败,那么我们怎么去让这些艺术家用百分之一百甚至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去做这个事,确实是要跟人打交道,这是挺费劲的事情,非常不容易。”


特效角色与演员互动:虚实结合


特效角色并非单独存在,在片中,它们需要与环境结合,更多的时候还需要与人互动。


片中胡八一大战沙漠行军蚁的戏份中,胡八一挥舞着工兵铲拍死成片的红蚂蚁,惊险之余,也让观众感叹特效制作的逼真。


▲黑蛇咬死郝爱国的一幕


第16集中,咬死郝爱国,让胡八一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黑蛇,都存在大量的人与特效的结合,如何引导演员在拍摄时面对并不存在“蛇”进行表演,解铭团队对此的解决方案是虚实结合。他首先找到负责特效化妆的苏志勇,请对方制作了二百多条各种形态、软硬程度的黑蛇模型,在实验过程中,模型蛇立在演员身后进行的很顺利,但在实拍时,时间的原因无法达到导演的需求,因此特效团队改由在演员身后贴点的方式,帮助演员了解“蛇”的运动轨迹,后期再通过特效将人的表演与特效制作的“蛇”进行合成。


除了人蛇、人蚁的互动,动物角色与环境的互动也非常重要,剧中与霸王蝾螈配合最多的是水,解铭透露,霸王蝾螈激起的水花有的是实拍,做法是用木板或其他道具重重的拍打水面,后期再在相应位置加入霸王蝾螈,而有的则是通过三维制作出“水”,最终通过特效将其与蝾螈合成,形成霸王蝾螈拍出水花的效果。


希望每个画面都能完美

但尝试也可能会失败


《鬼吹灯》的特效并非尽善尽美,演员的脸上偶会“泛着”的绿光,黑蛇略显机械化的运动形态,都遭到了观众的质疑。


导演孔笙曾经在采访中这么说,“我们在拿着一个网剧的成本在做了四部小成本电影。”解铭也坦诚,时间和资金是摆在《鬼吹灯》特效团队面前的巨大问题。(传送门:孔笙有个很萌的外号叫孔萌萌,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解铭解释说,对于特效从业者,拦路虎往往不是技术,解决绿光并不复杂,问题往往出在工作量太大而档期不足。


“特效的流程不仅仅是特效、调色,还要多次反复调整,绿幕的解决说白了就是一个反复的过程,因为我们不仅仅要考虑解决绿幕的问题,还要考虑角色的脸色。特效出来以后我们需要分好几步走进行调色,第一步要保脸色,咱们用的电影的灰度来做的,能保障10位色彩深度,特效公司做的就是一个灰度的东西,肉眼直接是看不到的,我首先要保证演员的脸色正常,之前我们看到过很多电影,演员脸色发柴、发黄,实际上是没有绿色了,然后我们再进行第二个调整,让后期特效公司把这绿选出来,处理完了以后,第三步我们给到调色,我们再进行一个初级调色,但当时的时间就不允许我们进行第三次反复了。挺闹心的,孔导之前也跟我谈过,说希望能够完美,每个画面都能完美,他和我都觉得很遗憾,这确实是一个时间问题。”不过,在特效团队的努力下,考古队逃出精绝古城后再次进入沙漠时,脸上的已经没有明显的绿光了。


而对于片中运动略显机械的黑蛇,解铭解释说,这是特效团队的一次尝试,在整体以真实感为指导的特效风格之外,剧组唯一在制作这条蛇时加入了一点点游戏化的风格,因此导致在特效风格上与此前的野猪、火瓢虫、猪脸大蝙蝠等有些出入。


“孔导也是给我足够大的一个空间,所以我也可以去尽量地做一些大胆的尝试。尝试也可能会成功,也可能会失败,但是对我们来讲每一种尝试都是一个很好的经验的积累。”


解铭表示,和自己此前操作的项目不同,此前的作品大家都是在进行商业化的运作,而参与孔笙导演的作品,大家都是怀着一种敬畏的一种心态去做,“支撑我们到今天,获得了大家这样的评价,我觉得和团队每一个人怀着这样一种心态密不可分。”


做《鬼吹灯》难度最高的是流程管理


被问及《鬼吹灯》全片做下来何处最难,解铭告诉记者,最难的其实并非某个角色或场景,而是整个制作周期的流程管理。


一个三百余人的特效团队,从前期制作到后期合成,每一步应该做哪些事情,团队之间如何沟通、协作,需要一个非常高效、准确的流程管理。


影视特效的制作基本采用这样的流程,与拍摄期同步,甚至更早的角色设计、建模,拍摄结束后的场景、合成,如果从拍摄结束算起,留给解铭团队进行场景制作的时间仅有五个多月,而如果从粗剪结束算起,则仅有三个月。“这个流程能不能支撑我们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完成这360分钟,而且还要保证质量,真的是非常大的挑战。”流程一旦出问题,哪怕出一个小问题都会被扩大化。


解铭进一步解释称:“制作流程包括统筹,也牵扯到我们需要在一个什么样的时间节点内做什么事,如果前一个环节没有预留给我至少两遍反馈的时间,那后面就会没有时间处理别的,这牵扯到整个团队整体流程问题。”


解铭告诉记者,目前,很多中国的特效人才已经加入了好莱坞的团队担任核心角色,而且他们很年轻,事实上,技术已经不是国产影视剧特效的最大问题了:“怎么能把这些人才撺到一起,我觉得这是整个行业需要大家思考的问题,包括我们正午现在通过这样一个项目真的吸取到很多很多经验,获得了很多经验,吸取了很多的教训,就是包括这个流程问题,我们下一步再做这个事情会很严格按照表格去让很多团队去执行。一部特效电影或电视剧,是不可能一个团队完成的,国际流行的仍然是多团队合作,这其中流程的重要性就出现了,这就是我们需要跟好莱坞学习的最重要的一点。”而至于前进所需要的支持,解铭称,首先是大量的项目积累,此外还有足够保证高质完成特效的费用。



点击“阅读原文”,看《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精绝女王“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