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把普通人变成一个杀人犯要多久?72分钟!!!

学式2019-01-18 14:29:27


发现留学生活中的一万种可能:)


人性往往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而不管是英剧《黑镜》还是英国的各类真人秀,都在博人眼球的背景设定之外开启了对于人性的深切拷问。除了著名的《big brother》之外,最近也有另一部真人秀会让你在观看后的目瞪口呆之际陷入深思。


那就是英国真人秀《The Push》(就范),在这部真人秀里,节目组甚至证明,通过心理操控,能让一个普通人在72分钟内变成杀人犯。


简直让人细思恐极……



做出杀人的决定,真的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吗?


背后藏有哪些心理动因呢?


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这场步步紧逼,机关算尽的心理战……


在节目开始之前,节目组首先对参与人进行了筛选,


更确切地说,在征集志愿者的阶段,当事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进行了测试。


面试者被带到一个房间里填表格,此时座位上已经有三个人,面试者不知道他们都是演员。而所有的演员们都被告知,一次铃声就站起,二次铃声就坐下。


面试者则在茫然的状态下做出自己的选择。


那么他们能做的选择也就自然地分为两类了:


1、做自己的事,不受其他人影响



这一类人可以统称为:不从众的人


他们会被直接从节目中剔除出去没有参与资格……


2、一切看别人怎么做



而第二类人则存在明显的从众心理,在没有任何人给出指令的情况下,他们完完全全地参照了旁边的“演员们”的行为来进行自己的选择,节目组从中挑选了四个人来参加最终的节目。


而一旦入选,这些人便开始步入了节目组细心网织的一张陷阱中……


这些志愿者(也是最后成为参与者的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像你我在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那类人一样,举个例子,其中一个叫做克里斯,他的背景资料平淡无奇,29岁,单身,是一家印刷与设计公司的联合总监。



而他会突然接到一个名叫汤姆的慈善机构高管的邀请,去参加一个满是“位高权重”的嘉宾和富豪的慈善晚宴。晚宴上,有一众明星录制的祝贺视频循环播放,看起来格外高级。而由于节目组的设计,克里斯并没有被通知要穿正装,因此当他走进宴会厅看见西装革履的其他人时,他会很轻易地产生一种异类感,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而之后,为了确保克里斯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会有人以借手机为由,将他的通讯工具带走,此刻开始,克里斯将处于信息的半封闭状态,他将正式进入测试……



之后的事情简直是神展开,


首先,宴会上的高管说时间不够了,要求克里斯把素食的标签旗插到香肠卷上。


克里斯言听计从。



然后,克里斯亲眼看着宴会的绝对主角——捐了500万镑的金主伯尼吃下插着素食标签的香肠卷,而他什么都没说。


而这已经开始涉及到侵害他人利益的程度了……


成为“高管”同伙的克里斯却因此更加言听计从,不仅帮他拎包,还对他不好笑的烂梗回以微笑。


之后,克里斯被带到天台,看到一众“大佬”,寒暄的时候发现彼此姓氏相同(节目组安排好的),从而获得了一种亲密感,更不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产生怀疑。



而当克里斯回到会场,意外发生了。伯尼在克里斯面前突然晕倒。



此刻,现场只有高管和克里斯两个人,克里斯听从高管的安排去找药。


而等他回来,伯尼已经“死了”。


接下来,克里斯一步步地陷入深渊,先是答应帮高管隐藏伯尼的“尸体”,


在把伯尼藏进箱子后,假扮伯尼上台演讲。而藏尸体的箱子还“碰巧”被搬上台作为道具……



而这还没完,高管说为了假装伯尼是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摔死的需要克里斯踢踹伯尼以制造以假乱真的淤青。


但即使克里斯被诱导着做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还是坚守了最后的底线,他拒绝了。这似乎证明了节目组的心理战最终失败……


然而,这时伯尼的妻子突然出现,她说了一个惊天消息:金主有嗜睡症,睡着了的时候像昏死过去一样,但是他还活着!



这个消息让克里斯崩溃了。正当他在主办方的要求下向人们阐述真相时,醒过来的伯尼已经自己跑到天台,激动地大喊:“你们这些混蛋!我录下了你们对我做的事,我要送你们进监狱!”在这之后,似乎是巧合,他恰巧坐在了没有防护的天台边缘……


这时其他的高管们纷纷劝说克里斯把伯尼推下去来避免自己被控诉进监狱,克里斯最终选择了……


走人!!!

他守住了自己的底线!!!


但其他的三个参与者却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推伯尼下去,而且在过程中还有人选择了踢踹伯尼来制造淤青……


这些结果不禁让人心惊胆战……


而这场真人秀的目的,是为了印证心理学中“社会屈从性”的可怕。



这一切背后的“主谋”达伦·布朗用这场实验证实:一个人选择执行某个命令,只是因为其他人让他这样做。


其实这样的例子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并不少见,很多的校园暴力事件导致受害者不堪凌辱最终死亡,但加害者却不一定都与他或她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更别提深仇大恨了,但他们却仍旧会屈从于所谓的peer pressure,陷入一种勒庞所言的群体的狂欢,出现集体无意识的状态,只知道疯狂地采取攻击行为,仿佛内心只有仇恨……


因为身边的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所以众人即权威,反抗即异类。


人们成为被集体操纵的机器,只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安全的甚至仅仅因为这样做是不需思考的。


这种屈从的结果可能就是我们成为了冷漠无为的旁观者,甚至成为了《The Push》中的“谋杀犯”。


所以,当我们沉迷精彩的真人秀,并为其中扣人心弦的情节而揪心不已的时候,我们也需要想想,现实可能比真人秀更加精彩也更加复杂,我们能否在压力面前守住自己良心的底线呢?



人是有思想的苇草,

而高贵之处也就在于这“思想”二字,

如果仅仅为了融入群体而失去了为人的高贵之处,

那也太可悲且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