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提名展丨青年设计师对谈传承与创新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2019-06-11 22:48:47

4月29日,2018CISD中国先锋戏剧青年设计师提名展学术对谈在福州举办。论坛邀请潘健华、刘科栋、阿宽、Igor Roussanoff、Mariaelena Roqué、Julie Lynch、Tatiana Vintu等作为对谈嘉宾,以“跨越”为主题,围绕本届提名展的创作、艺术的传承与创新,服装行业的现状及发展前景等话题展开讨论。曹林会长提出“如何看待戏曲舞美服装的创新”这一论题,引发了与会者的热议。


对谈由第五届提名展策展人秦文宝和著名服装设计师阿宽共同主持。


秦文宝

阿宽

创作·跨越


此次提名展以“跨越”为主题,青年设计师们是如何完成这个命题作文的呢?


阳东霖阐述了作品《无问·禅衣》的设计理念,他试图打破界限的概念。他认为,对于创作来说,传统和古典不能再是简单的临摹和复制,也许更多的是传承和创新。如何在保留文化内核的同时,让它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做到某种创新及艺术的概括,阳东霖希望该作品能够引起大家对文化的思考。


从事影视特效化妆的肖进自称参加此次提名展是跨界,他带来的作品分别是《耿鲲》和《狐妖小唯》,他为在场观众详细介绍了作品的制作过程和方法。由于其专业属性,肖进一般不会从服装设计的角度考虑问题,更多的是考虑如何用新的手法、新的思维玩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同时又要融入东方的元素。


吴俊羲回忆,了解到本届提名展的主题之后就在思索跨越什么?最后他决定,还是跨越自己;跨越自身的自私、懦弱、嫉妒、恐惧、虚伪和不快乐。


张建伟的作品引用了很多城市雕塑元素,包含很多扭曲感的造型,具有未来感的设计,其实是对当下现状的解读。在大数据时代,从某种意义上人们没有隐私,我们是透明的。


崔晓东此次参加提名展的作品是在以前作品的基础上进行了重新创作。他介绍,之前要求运用“海”的元素,这次,根据新的要求,在新的限定下完成了一个比较完善的艺术作品。他认为,任何作品,都会有条条框框的约束,艺术家就是要在创作过程中,既要满足又要尝试突破各种限定。


统一命题下的十组作品呈现出艺术家的丰富思考,中外嘉宾又是如何评价呢?


Igor Roussanoff(右一)在观看了所有参展作品之后,认真聆听了每一位设计师的作品阐述。他认为,在做现代艺术的时候,容易进入一个误区,就是追求一个特别漂亮的外表,特别绚丽的外壳,一个成功的艺术品或者是一件现代艺术的服装,必须要有强大的背景、强大的灵魂。就是说,需要有强大的足够的内容去支撑它的外表才可以。这一点对于设计师非常重要。他强调,一定要给自己的作品一个强大的意义。Igor表示,非常欣赏这些作品,从中看见了一个非常光明的,具有远大前景的中国服装设计的未来。


摩尔多瓦设计师Tatiana  Vintu(上图左一)认为,这次展览融入的新的创意和想法已经突破了国界和文化的限制,非常开心看到这些作品,这已经突破了语言和文化的屏障。


西班牙艺术家Mariaelena Roqué指出,尽管每个设计师只展示了一个作品,但从作品里面,都可以看到非常棒的出发点,看到每一个设计师的设计语汇,这应该就是创新所拥有的态度。


潘健华指出十组设计作品中体现出艺术家深邃的设计理念和个人的生命理想。他希望青年设计师守住自己,稳住根基,坚韧不拔的向前走。


韩生认为,从提名展可以看到设计师主体意识的觉醒。戏剧通过转换各种形态,与新的生活方式、新媒体结合,舞台空间设计实际上存在于更大的空间当中。此次展览就是把这样的规律,以此回归和呈现,让设计师从后台走到前台。这次展览的意义,就是呈现出设计师的一种更加独立的表达,这会非常深刻地影响一度创作,影响戏剧本身,也影响我们的生活。


刘科栋认为,这个展览的意义在于能够把时间变慢,让观众在观看展品的时候变得非常自由。刘科栋说,自己作为舞美设计,同样非常在意人物造型,因为戏剧演出是表演的艺术,正如今天一位参加论坛的国外设计师所说,服装设计像一个面具一样,可以去隐藏或去展现一个角色。


传承·创新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长曹林向在座设计师发问:如何理解服装设计在传统戏曲舞台上的创新。



阿宽:用多大的比重来传承自己的文化


传承是活体传承,只要放到博物馆就是文物,不需要改变了,如果我们想看到活的艺术展示,人的表演不可能不改变。我觉得改变需要一个尺度的问题。举例来讲,2013年北京京剧院复原清代宫廷连台本戏《昭代箫韶》,舞台呈现的效果跟历史是有区别的。因为演员气质、表演技术和观众的审美水平与当时不同了,再按照原来的观点复原,已经不能满足现在市场观众的审美需求了。所以,我们现在首要任务就是要确定用多大的比重来传承自己的文化。



王珏文:只考虑传统与创新的关系,太局限


到底什么是传统,戏曲服装创新的必要点在哪里?或许只有当戏曲完成了去程式化的过程,才能为生成戏曲服装的再程式化新语言提供可能。


如果只考虑传统与创新的关系的话,可能就太局限了,现在的创作太过于考虑形式问题,其实服装的外在形式,没有那么重要!应该抛开具体的服装概念去探寻一些新的东西。



康恺:遵循程式;突破束缚


戏曲有它的传承传统性,还有程式性,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的,我觉得这是它本身一直积累下来的一个已经形成的非常好的审美了,我们可能就是要遵从这种整体的艺术呈现。相较戏曲程式化的束缚而言,我们在个人创作的时候,则可以在当代的审美前提下突破传统艺术,做一些自己的创新创作。    



徐国峰:保留经典;大胆创新


戏曲肯定要进行突破。我非常同意把这个问题分成两方面:一是对经典剧目传统的部分完全保留,不需要任何的创新,因为创新代表着失去或者消失,你创新就肯定会面临经典艺术的消亡;二是大胆的尝试,这个尝试是长期的,不是短期的。



王钰宽:美是灵魂的发散,有时候它的形式感是不能被改变的


这个话题特别难,也很多的争论。我觉得戏曲传达出来的形式感和美是不能改变的。这是一个灵魂的东西,如果灵魂的东西美的不强烈,有可能这个作品不是那么成功。传统东西怎么借鉴,怎么用,我觉得这是一个慢慢尝试的过程。突破传统,最终的还是要有一种美的,带有“神儿”的东西由其本身往外散发。



崔晓东:知行合一,未来的艺术创作要保留中国的文化基因


从传统到创新,我反复在思考一个问题——创新,最终说的是什么?创是一个动词,新是一个状态,我认为这是文化。中国有一句话叫做继往开来。我认为中国的东西一定是从原来的东西扎根,当我们真正吃透、传承了,我们才能在这个上面去创新,然后再往前走。但无论如何发展,在艺术生命中流淌着最本质的东西,应该是中国文化基因。我们应该发展本国的文化达到文艺的复兴,然后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文化形成一个对视的局面,这样才能相互促进。



彭丁煌:从心而发、大胆去做


她以早期作品《西柏坡》和昆曲《牡丹亭》的服装设计经验为例,向在场观众讲述到,在剧目的创作过程中服装设计师与导演的立场、观点不同是一个正常的现像。服装设计师只需要由心而发,大胆往前走,做自己想做的就可以了。


传承与创新是一个跨越地域的问题,两位国际设计师的观点虽有不同,但为中国设计师提供了更为多元的文化视角。



Igor Roussanoff:不要试图去改变传统,尽量去做符合自己剧目表演的艺术形式。当你无法去改变一个非常传统的东西的时候,把传统放下,开辟创造一种新形式,并做你自己想要的改变。千万不要想我们怎么改变传统,因为改变就等于毁灭。你等于是把它从历史当中否定掉了,但是你可以做新的东西。



Mariaelena Roqué:你只要对传统作出挑战,你就会有失败的风险,但即使有不好的风险,你也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更多的调研,才能改变传统,这样的改变很难。



现场花絮 



2018年CISD中国先锋戏剧青年设计师提名展



缘起与宗旨


由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发起的CISD中国先锋戏剧青年设计师提名展今年已经进入了第五届,“先锋展”的意义在于鼓励青年设计师在“大舞美”的理念下,与国际接轨,用艺术语言探索与观念推进,以富有未来性的眼光和方式发现并扶持富有天赋和潜质的中国戏剧青年艺术人才,推广先锋戏剧青年设计师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和认知度,提升和打造中国舞台美术在国际艺术界的影响力,从而成为一个推动中国戏剧艺术的核心平台。作为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持续主办的展览,“先锋展”的宗旨是强调“艺术性”、“包容性”和“时代感”,其作用与功能将是行业的“示范杆”和“实验场”。


主题阐述


 “跨越”一词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跨过、越过、超越某个界限。将其定为“2018CISD中国先锋戏剧青年设计师提名展”的主题,旨在引导展览实现对时代的跨越和对行业的跨越。其目的不仅在于“跨越”概念本身已经涵盖的意义,而且还在于借用“跨越”这个概念来提示,在新的技术革命时代,青年艺术家、先锋设计师的思想观念、创作方式、审美体验以及分享创作的方式,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革。从不同的角度看今天的戏剧艺术,在不断扩展边界的同时,也为不同学科的介入提供了可能性。由此引发人们思考:在万物互联的时代,艺术如何实现“跨越”?人心如何相通?


“跨越”是在回应现实的一个宣言,它连通着艺术内部对科技的延伸,“跨越”是不受限制的创造,是表明艺术立场的新姿态,是人们相互连接的通路,是打破界限后的关联,是用激情彼此感染,用连接让这个世界的孤岛彻底不存在。只有坚守创新、持续实践,在“跨越”中前行,才能温暖彼此……


这个展览其本身就是一次具有艺术针对性的“跨越”,是先锋戏剧人对当代艺术的思考、对现实的期许。


策展人:秦文宝


记者:张吉才

摄影:刘钰莹

责编:张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