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铃声推荐联盟

特效行业局内人:相比技术,我们缺的是时间和成熟的工业化专访

骨朵网络影视2019-04-03 10:05:00



  文 │ 梁三告



近几年,国内影视特效公司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了。


这得益于国产影视剧的题材不断增加和丰满,尤其大量剧集对特效技术的需求量猛增。比如《寻龙诀》中,奈何桥断裂倒塌的震撼场面;《唐人街探案2》里,整个纽约城在刘昊然手中翻飞的模样;《微微一笑很倾城》中,游戏场景里那只叫孟东行的青蛙;《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中的锦鳞蚦;《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中的八爪鱼……


电影版《微微一笑很倾城》中的孟东行是一只青蛙。生物特效是最难制作的特效


有不少行业者都曾表示,若是单看特效技术,顶级的国内特效或许并不比好莱坞差多少。但是若将特效行业放在整个影视工业体系中去看的话,国内尚且有很远的路要走。


正是基于此,骨朵传媒专访了我国业内比较有知名度的影视特效公司诺华视创。该公司参与了大量影视剧的特效制作,包括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唐人街探案2》《绣春刀2修罗战场》,剧集《器灵2》《无心法师2》《蜀山战纪1&2》和《华胥引》等。


在采访中,诺华视创视效总监杨勇、视效指导郑乐枫,跟骨朵传媒畅谈了他们做影视特效的得与失,以及他们对国内特效行业的看法和思考。


炫酷复杂的特效不一定是好特效


即使有着丰富的特效制作经验,在做《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下略《踏火行歌》)中的特效之前,杨勇还是低估了该剧特效的工作量。


《踏火行歌》属于古装仙侠题材,里面不仅涉及大量虚构出来的故事发生场景,比如蜀山、黑木林、冰坛、落仙宫、苍天树等,还出现了数量众多的虚拟生物,包括火凤凰、幽灵狼、八爪鱼等。


杨勇表示,在最初估算时因为不知道绿布和实拍具体都有多少,所以难免会有偏差,再加上一些特别小的点,比如穿帮镜头,这也会增加工作量。“不过,最耗费时间的还是那些难度比较大的特效戏份,比如场景特效、生物特效,当然这些戏份确实是剧情需要。”


网剧《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中的苍虚广场


在古装仙侠这一类型的影视剧中,导演和编剧往往会展现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主角们居住的地方超凡绝伦,他们身上具备着某种超能力,或者还会有一头供自己驱使的坐骑;他们跟反派战斗的地方也是超越现实之上的;然而妖怪呢,各种让观众难以想象的丑样子的应有尽有。因此,在这类影视剧中的场景特效和生物特效就会很多,如果特效质量高,且跟剧情融合得好,那么特效就是成功的。


为剧情需要做特效,而不是为了炫技做特效,也不在做特效时浪费产能,这是特效行业所追求的完美状态。


郑乐枫曾参与过电影版《微微一笑很倾城》(以下简称《微微一笑》)的特效制作。在这部影片中,肖奈和贝微微这两位网游大神在虚拟游戏与真实世界中相识相爱,因此特效就需要让角色在虚实之间来回自由穿梭。


“在影片开拍之前,导演会提出自己对特效的想法,比如这场要做打斗戏,需要什么样的效果。”郑乐枫说,“导演说我需要一个游戏跟真人结合的效果,但既不能特别偏游戏,又不能把实拍的真人演员变成二维动画。”


特效公司根据导演的沟通意见进行制作,最终使这部影片的特效赢得了不错的好评度。不是因为《微微一笑》里的特效有多炫酷、复杂,而是做到了特效跟剧情相契合,让角色在人和游戏的世界之间切换不仅不违和,还让观众有代入感。


电影版《微微一笑很倾城》中,特效前的孟东行,特效后的孟东行


电影版《微微一笑很倾城》中,月夜下长安城的特效


郑乐枫很欣赏周星驰电影《功夫》里的特效,他说这部制作于十几年前的影片中的特效现在看来尽管比较简单,但并不过时。影片中的特效跟剧情融合得特别好,“很搞笑,又有中国风,很带劲儿,给影片加分不少”。他将那些特效影视剧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艺术层面,如《功夫》这类特效紧密贴合剧情的影视剧;一个是技术层面,就是那种特效量非常大,但又除了特效做得好之外,不能给观众带来其他太多感受的影视剧。


杨勇和郑乐枫都认为,不是说炫酷的特效就一定是好特效,如果是《复仇者联盟3》这样的大特效影片,特效自然是要做得炫酷宏伟,宇宙星球、楼宇倒塌、城市毁灭都得做出来,因为这类影片需要那种大气势。而如果是玄幻类(如《无心法师》)、软科幻类(如《颤抖吧,阿部》)、悬疑推理类(如《河神》),或者是都市爱情类(如《狐狸的夏天》),这些作品只需要可以表现剧情、符合剧情风格、能跟剧情融合得很好的特效,过于炫酷、复杂的特效展示,反而是过犹不及。


留给特效师做创意的时间太少了


尽管《踏火行歌》中的特效时长近700分钟,但杨勇仍认为这是他带着团队做得比较顺畅的一部剧。因为他跟这部剧的导演黄伟杰之前就曾经合作过两次,彼此之间建立了比较信任的关系。


在《踏火行歌》立项之初,杨勇已经进驻剧组,跟导演进行面对面沟通,商量每一个特效镜头应该呈现出什么样的最终效果。导演一般会比较感性地描述某一个场景需要什么氛围,有时候也会脑洞大开地说某一个怪物应该做成什么样子。如果杨勇认为是可以实现的,特效团队就会协力完成,而要是碰到那种现在技术还难以实现的特效,杨勇会建议导演换成另一种可以展示相似或相同感觉氛围的特效来表现,导演往往也会接受他的建议。


“那个时候,我们最大的阻力不是导演的意见,而是我们的产能。” 杨勇这样回忆做《踏火行歌》特效的工作经历。


而导演黄伟杰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踏火行歌》的特效做得很认真。他坦陈剧中的苍天树、蜀山的建筑物、落仙宫的湖面等一些布景都是后期扣像,他也说,“我们的扣像是高级的,不是为了省钱,更不是为了迁就演员档期之类的特殊情况,我们是很扎实地表现剧情,表现美感的东西。”


并且,在该剧拍摄过程中,由于演员们会进行一些无实物表演,导演就会提前让他们明白自己是在跟什么物体打斗,甚至会先把怪物的部分肢体做出来,现场拍摄时跟演员接触,让他们在表演时的眼神变化、表情反应、打斗时的力道强弱、情绪表达等,都尽可能地准确到位,这样在后期特效环节,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由于前期沟通协调得好,且有来自导演的信任,在《踏火行歌》这部剧的特效制作方面,杨勇获得了比较大的创作自由度。因为自由度大,且有独立思考的空间,再辅以一定的特效技术,该剧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明显要好一些。


骨朵数据统计弹幕对《踏火行歌》特效维度的评价,发现正向评价占比较高,为32.8%,中性评价也占比41.3%,这在特效较多的国产剧集里是很突出的。


然而,在特效创作中,并非所有的特效团队都能获得像杨勇在《踏火行歌》中的这种自由度。现实情况是,大多数时候,导演们并不真正理解特效的重要性,而特效团队也把大段大段的时间和精力耗费在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上。


电视剧《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中,吴奇隆在特效前后对比图


杨勇和郑乐枫都告诉骨朵,他们在对接项目时,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包括特效制作工期紧张(电视剧一般为3-6个月,网剧一般在3个月之内)、因在一些影视剧中与导演关系不对等而造成的沟通障碍、已经确定的特效方案在执行层面也会打折扣、甚至全盘推翻……


郑乐枫曾参与过一部穿越题材网剧的特效制作,然而他说最终呈现出来的特效却并不能让他满意。“很多人都在对特效发表意见。”他认为自己和特效团队在制作特效过程中受到了不太专业的人太多的干预,导致他们无法平衡自己的想法和甲方的需求。


外行指挥内行,这是特效行业的普遍状况。导演和剧组对特效行业的不了解,或者那种认为“特效的存在就是为了修补前期拍摄的漏洞”的心态,也极大地影响着影视剧最终的特效效果。


导演与美术部门或因前期拍摄时间很紧张,他们可能会觉得拍摄质量不好也没关系,交给后期特效团队修补就是了。然而,大量的拍摄素材到了特效师手里,他们就必须为了这些基础性的修补工作而耗费大量时间。


“后期大概会耗费至少一半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修补前期拍摄的漏洞,”郑乐枫很无奈,“留给我们去做那些创意性的特效的时间就变少了。”后期特效是慢工出细活的行业,他们为没有时间去推敲每个细节而感到遗憾,也为不能集中更多时间去把特效重头戏做到最精细而困惑。


网络影视让特效脑洞大开,

但它仍被工业化绊住脚步


即使这样,中国的影视特效在近年来已是快速发展。从事特效行业多年,杨勇能明显感觉到这种变化。他看到影视行业对特效的重视正在一点点提升,尽管特效行业仍没有被提升到它应有的地位。


“特效行业的人开始从影视剧立项之初就参与到项目的制作之中,甚至会参与一些决策性的意见。”杨勇认为这是国内特效行业进步最大的一点。


网络影视的蓬勃大势也在极大地促进着特效行业的发展。在网络影视还没出现之前,传统影视剧的类型题材不多,需要特效制作的类型题材就更少了,无外乎古装类型、战争军旅类型等。


视频平台的崛起让网络影视在几年间变得热闹非凡,网络剧类型题材甚至丰富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程度,包括玄幻、奇幻、古代传奇、悬疑推理、软科幻、冒险、惊悚等等,有大量的网络剧需要借助特效来达到更好的效果,甚至有的剧若不依赖特效就无法完整表现。这对特效行业来说,确实是机会,也能从中获得巨大提升,让后期特效工作脑洞大开。


另外,近几年来国内特效公司也是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尽管行业里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现象很严重,但在一定程度上,竞争的加剧也促进了特效技术的进步。


“国内的特效一直是越来越好的。往前几年看,骂五毛特效的非常多,近几年有所改善了。”杨勇说。他认为去年的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和《九州·海上牧云记》中的特效就不错,代表着国内特效在这一阶段的颇高水平。


其实作为影视产业链的末端,特效行业的问题永远都是影视行业的问题,特效行业的不完善也跟国内影视工业化体系的不完善有脱不开的关系。


美剧《权利的游戏》中的生物特效


郑乐枫举了美剧《权力的游戏》作为例子,他认为这一特效堪称典范的网剧是美国影视工业化的产物。剧本研发好几年,在项目立项之初,每一场戏甚至每一个镜头都会做精细的规划,特效部门参与决策、贡献意见,进入操作层面后,基本上都不能再轻易变动了,一切都是为了制作精品影视剧为存在。而在国内,导演可能会把正在做或已经做好的特效随意更改,甚至推翻、重新来做,这是特效师们最不想看到的。


将特效放在它应有的位置上,让特效发挥它本应发挥的作用,这是杨勇、郑乐枫们共同的行业理想。



────── 推荐阅读 ──────

侣皓吉吉 │李骏 │ 

俞杭英 │五百 │ 小猪佩奇

工夫影业 │ 网大消亡率 │ 孔笙

胡一天 │ 萝莉大叔恋 │ 国家宝藏